当前位置:配音公司 > 声行漫步 >
 声行漫步

秋天的童话 九寨

时间:2017.01.17    作者:配音公司

  与清朗的秋风一同走进这里,山涧有飞瀑激流,地上有斑斓海子,林中有层金点翠;任何画家也不能调出如此绚烂的色彩,任何乐师也无法演奏如此瑰丽的乐章;满沟的秋色,满山的美景,它与名人骚客的吟诵题刻无缘,却更显得纯粹珍贵。行走在山水间长长的栈道上,仿佛在画卷中找寻红叶的思念。要去找寻最美的秋天的童话吗?欢迎进入我的旅程,我是XX,这里是四川九寨沟。

  【荷叶寨】

  每年的10月下旬,就有很多游客进入九寨沟,有背包客,旅游团、摄影爱好者和美院的师生,它们到这里游览、采风、写生,饱览童话般的秋色。

  九寨沟的得名源于这里的九个寨子,目前开放了三个,则查洼寨、树正寨和荷叶寨。荷叶寨位于沟口,是进入景区来的第一个藏族村寨,也是我们此行的第一站,我们在这里停歇下脚步,养精蓄锐,然后开始新的征程吧。

  荷叶寨像一片巨大的荷叶,托起了错落有致的藏族民居。这里的的藏民属于安多一支,安多地区因为受蒙古和汉族的影响较多,所以不论是建筑结构、风俗习惯或是藏民外貌形体都有着不同于康巴藏和卫藏的独特之处。

  在寨中绕了一圈,传统的土木结构的房屋,色彩艳丽,富有意趣。外墙门梁着各式繁复的雕花,据说是当地人信仰的苯波教的宗教符号,苯波教是藏族中最古老的佛教;内墙还有细致生动的藏画,比如宝伞、金法轮、双鱼宝瓶、白海螺、吉祥花、如意结等,大片精雕细琢的金龙盘旋在红色木墙上,每一块鳞片都精巧细腻,龙身周围是绿色或蓝色的祥云升腾缭绕。这些栩栩如生的壁画据说是当地的藏民专程去西藏请来的画师绘制而成的,因为使用的颜料来自于大自然的植物或是矿石粉,所以颜色鲜艳耐久,风吹雨打多少年也不会褪去。

  猎猎西风中,屋前有彩色旗帜随风飞扬,走上前去细看,发现旗帜上还有佛经教言,想必这就是经幡了,我所见的经幡都是红色或黄色。在信奉佛教藏族人看来,经幡每飘动一下,就是诵经一次,因为在农忙时、生产时没办法一直亲口诵经礼佛,只有劳驾风神24小时帮着念经,传达愿望祈求神的庇佑了,这也足可见藏族人对佛教的虔诚与敬仰。

  寨中还有转经筒,整齐地排列在转经的木长廊里,上面刻着六字真言和各种鸟兽图案,随风而转动的是“风转经”;水边有水力带动的是“水转经”,寺庙内有供信徒手摇的是“手转经”。藏族人认为,转经筒越大,转动一圈所积累的功德也越多,所以也有信徒会千里迢迢到各个寺院周围寻找更大的转经筒,以祈求来年更多的幸福。转动的经轮,飘动的经幡,让人遗忘曾经风尘起落的日子。

  因为游客大量涌入的关系,很多人家的房屋都改成了前店后家的形式,他们把面向街道的房间隔出几平米,开起了卖特色物品小铺,店内琳琅满目无所不有,号称可以舒经活络的牦牛角梳、小纸盒包装的牦牛肉、藏传佛教符号的挂件、色彩艳丽的编制包包,每一样都很有味道,不过我们还要继续上路,还是先别买太多东西了吧!不过给我来两包长寿果,10元一包,味道不错,正好路上吃。进入九寨沟是需要吃自带的干粮的,你准备了什么吃的吗?那好,咱们继续上路吧。

  这里的居民朴实而热诚,给我指路小姑娘卓玛正是这样一位淳朴的藏民,她告诉我们往西南方向去,前面不到一千米的地方就是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芦苇海。

  【芦苇海】

  过荷叶寨来便是树正沟,树正沟好比树干,在诺日朗开始分为左右两条枝桠,向左是则查洼沟,向右是日则沟。景区内的游览车是以诺日朗为调度中心的,分别开去则查洼沟或是日则沟两个方向,每一站都可以停靠,游客可以随时上下车。景区内的游览车票的费用是每人次90元。

  我们先步行去芦苇海吧!芦苇海位于树正沟,是进入九寨沟后的第一个海子。“海子”是藏语中“湖泊”的意思,九寨沟里有108个大小不一海子,因为地底石灰岩的不同而呈现出不同色彩,绛紫、宝蓝、青翠、莹黄等等不一而足,让人窒息在如此缤纷变幻的色彩魔术之中,久久不愿离去。

  秋冬季的芦苇海呈现了一派芳草凄迷的景象,让人沉醉。眼前铺陈开来的大片芦苇,如同金色的海洋,茫茫然不知其所止,每人都不由得停下脚步,流连忘返。一阵风吹过,苇杆温柔地低下头来,如同弱柳扶风的娇柔女子;但成片的芦苇却有了醇和的恢弘气势,它们亲昵地倚靠在一起,汇聚成波涛起伏翻滚;风儿扬起的绒绒芦花,漫天飞舞如同掀起层层絮潮,纷纷扬扬的美景让人感叹如临仙境。你发现了吗?这里芦苇的不同之处?这里的芦苇,比其他地区的来得低,来得矮些,因为芦苇海位于2140米的高原地区,为了抵御严寒烈风,芦苇们也难免得做出一些改变来适应艰难的气候,这是芦苇的选择,想来也是自然界的选择吧。

  一弯水色翠绿的清流,从成片的芦苇中穿行而过,它蜿蜒曲折,流向远方。这条河有一个诗意的名字——“玉带河”。藏民们说,玉带河是美丽的藏族姑娘沃洛色漠裙带的化身,玉带河的水色像美玉一般温润而剔透,水底依稀可见一些水草深深浅浅,就像沃洛色漠裙带上的暗色花纹。“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想起《诗经》里一些关于芦苇所生出的美丽来。生活在九寨的小伙们,是否也曾为了心爱的姑娘在这芦苇海中逆流而上,不畏漫漫长路、艰难险阻,只为找寻真爱。如果有这样的男孩,一定是一份值得守望的爱情。美丽的芦苇海,隐藏了多少爱恋的故事,他们喃喃耳语,低声倾诉,我们只能暗自揣测,想象而已了……

  芦苇荡中偶尔有几株老树突兀而出,虬劲的枝干奋力向上伸展,想要碰触那最高处的天空。枝头有一簇簇的殷红色野果,个个圆润可爱,它们随风轻摆,化作红色的光影,渐渐模糊了我的视野,如此美好的秋,无法把捉,只好任它流淌而去。再看看眼前的芦苇海,风中摇曳的芦苇,如同风霜的老者,弯曲透亮的河水,也流淌出继续深沉的世味。不愿破坏此刻的美好,只想将自己的身影蜷缩到画面的一角,静静欣赏这诗情画意的芦苇海。

  由芦苇海继续向前,是火花海。执意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对这个名字的好感,火花,美丽短暂,就如同许多还未来得及珍惜的美好,匆匆逝去,不再回头。看火花海最好的时候是早上七八点,不需要太早,因为沟里的太阳总会姗姗来迟,待到晨曦初昭时,岸边的灌木丛开始一寸寸被照亮,风吹浪生,水面便有朵朵火花开始燃烧绽放,星星点点跳跃闪动,而背后的山体仍然处于将醒未醒之时,墨色凝厚,将湖中朵朵花火衬托得分外灵动、美丽。

  看过很多摄影作品中的火花海,光线未明的水面是迷离的暗黑色,像泛着淡淡光泽的黑珍珠;而阳光射进湖面的那一刻,水中涌起一串串的流星,它们是六角或八角的星芒,时隐时没,如同暗角的精灵滑过水面。可惜现在的时间并不凑巧,天气有些阴沉,看不到湖面的火花,却看见茫茫湖水与升腾而起的雾气,与山间彩林相印成趣。青黛远山水乳交融,浑然一体,竟然分辨不出这里是现实,还是梦境。

  【树正群海】

  树正沟的栈道修得深幽而隐蔽,倚托山体,蜿蜿蜒蜒掩映在繁茂的树叶之下,从树叶的剪影看远处的彩林,低处的海子,别有一番风味。人在栈道上行走,仿佛行走在画卷之中。深橙的黄栌,浅黄的椴叶,如火的枫叶,殷红的野果给树正群海带来了一抹秋的暖意,低头看着脚下的栈道伸向远方,一片片秋叶翩翩飘落在栈道的木板上、缝隙中,传递着秋的思念、留不住出如此明媚的秋色,只能拾起一片秋叶来,夹到包中的笔记本里,想要挽留住对这段美丽童话的眷恋。

  太阳从云层中探出头来,阳光从婆娑的树影间投射下来,斑驳的树痕散落在栈道之上,我的影子被拉长,淡淡的暗色,就像慵懒的阳光,淡淡的洒落。

  树正群海,连绵数十里,高差八十余米,分布着十九个海子,形成了一个梯状的海子群。海子与海子之间长满了胡杨、杨柳、松柏和杉木,到了秋天都披上了一层迷人的暖黄橙红色,形成丰富立体的色阶变化。而大大小小的海子则如同坠落到凡间的一面翡翠,碎成了大大小小的碎片,它们色泽艳丽,又各有不同,蓝得浓稠,绿得翡翠。树正群海的水流喧腾地顺流直下,形成了层层叠叠的千层瀑布,叠瀑与水花白得轻盈,撞击出诗歌的韵律,叩击着我的心扉。

  宽宽窄窄的水流中,有突出水面的一方小渚,土方之上满是暗绿色的苔藓,一棵红树立于渚上,枝叶几近干枯的样子,偶尔见几片枯叶挂在光秃秃的树枝上被风刮得东摇西摆,只有树根处的某条新枝暗暗地向世人证明春生发芽的顽强生命力,这也就是游过九寨的游客们常说的“树在水中生,水在树间流”的奇观。水流被树根阻滞,迸发出白色的浪花,带着泥土的黄色奔腾向前,融入厚厚的泥土,又从岩缝中溢出,冒出颇有生气的小水泡泡,像是在水底里大口喘气的鱼儿。鸟雀在水涧啄食着什么,嫩黄的小嘴在白色水花间时出时入,也许会发现不错的食物,让它足以温饱无忧地度过这个秋冬。

  五彩枫叶漂落在水面,点燃了季节的灯火,如此热情而浓烈,像是要把这一季的绚烂都燃烧殆尽。静静看那片海子,清澈的蓝色令人迷恋到死心塌地的地步,这是怎么样的一片蓝呢?如同孔雀翎的蓝那样荧光乍现,如蓝宝石的蓝那么晶莹剔透,如同油画的蓝那般浓墨重彩。想堆砌很多华丽的辞藻,却还是无法企及到它的美,还是那句话,除非身临其境,才能了解!

  伴着哗哗的水声,我沿着石阶而下,海子边散落着寨中人家,这里有古老的石磨和水转经,前方经幡林立,白塔耸立,这里就是树正寨了。

  【树正寨 1 游览】

  树正寨的寨口耸立着九座白塔。白塔是九宝莲花菩提塔,它是藏传佛教的象征,也是九个藏寨祈求祥和丰泰的神圣之地。从旁边的石碑中我们可以知道,建塔的位置也并不是随随便便定下的,而是由喇嘛或活佛选择定位,一般是在寺院和村寨的入口处,然后才能修建起来;塔身的高度也是有特别的讲究的,不能超过寺院或村寨主建筑的高度。

  佛语中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浮屠就是佛塔,关于佛塔的由来牵涉到一个佛理故事。释迦牟尼即将进入涅槃的时候,有弟子请示问道:“佛尊,您涅槃后,我们应该如何表达对您的思慕与纪念呢?”释迦牟尼回答说:“可以在十字路口建立宝塔”,这样就能让众生见到佛塔如同见佛陀的真身,知道精进学法,灵塔的这种象征主义也折射了佛教界的良苦用心。

  释迦牟尼的遗骨火化之后结成了坚硬如钢、色彩斑斓的结晶——舍利子,它被八个国家的国王带兵夺取,供在自己国家佛塔的地宫中,直到两百年后,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将其中七座塔里的舍利取出,分成许多份在其他区域建塔供奉,才有了如今成千上万座佛塔,也使得佛教得到广泛传播。不过供奉真身舍利的佛塔仍是屈指可数的,所以很多佛塔之下,用琉璃、水晶、玛瑙、天珠、五谷和药材等珍宝来代替舍利。因为佛经上说,这些自然界的宝物跟佛祖的真身或舍利子一样有法力有号召力。佛塔是信徒们顶礼膜拜的对象,因为他们相信这样可以获得无量的功德和福报。

  佛塔旁边是一排又一排的转经筒,铜质的转经筒在阳光的照射下,是金灿灿的一片。那转经筒被朝拜者沾着酥油的手磨得铮铮发亮,铜色也更通透起来。朝拜的藏民们都要按顺时针方向走过并用手拨动,经筒上的六字真言也一同旋转,它们都饱经沧桑又韵味无穷,藏民们相信转经筒能够净化心灵传达神意。现在这个时侯,藏民们都正忙于自己的生计,所以转经筒旁大多是兴致盎然的游客,他们走过转经长廊,轻轻拨转经筒,顺时针还是逆时针的方向在游客心中似乎已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只是祈求神佑的诚心却是相同的。我们也去摸摸转经筒吧!希冀转经筒能传达对佛的祷告与尊敬。

  向树正寨深处走,有一处“九寨沟民俗文化村”,商业氛围很浓,村中有卖藏族传统服饰的,洋芋糍粑的,还有青稞酒、酥油茶的,游人不少。木楼屋瓦鳞鳞,木墙面是红的底色,橙色的花朵,金色的镶边,繁复的雕花工艺无不体现了浓郁的藏族风情。晒得黝黑的藏民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总让我想到烈日下被晒弯了腰的红高粱,那般淳朴真实。藏族小姑娘也很热情,不失时机地向我推荐着一些小玩意儿。

  【树正寨 2 住宿】

  树正寨内还有不少家庭旅社,他们将自己的房屋隔成十来间小小的客房,住宿条件虽然不算太好,但却为游客提供了便捷。不过,现在九寨沟的管理方已经三令五申不允许游客留宿沟内的民宅旅馆,每天定点清查也制定了严厉处罚,但仍有不少人甘心冒着大不韪的风险偷偷摸摸地住在寨内。因为这里靠近诺日朗中心,可以方便第二天乘坐游览车去日则沟或是则查洼沟中的任意一条线路游览。而且幸运的话可以省下二次进入景区的门票钱,如果是出于后者目的考虑的话,那么就应该在下午6点前回寨,上午7点前出寨,避免被查票的工作人员清查到,不过即便如此小心翼翼也有难逃法眼的时候,毕竟7点前就在景区游荡的人不算太多,具体而言还得灵活处理喽!

  对于我来说,偶尔挑战一下权威也不错,所以我的选择是留宿树正寨,一来体验一下藏式民居的生活,二来也方便明早早些出发,看最美的风景。你呢?是想在寨中住下还是去沟外的宾馆呢?没关系,不论你的决定如何,明早7点我都会在诺日朗中心这等你的。

  在寨里找住宿的地方对我而言不算困难,因为长期旅行总能培养些许经验,比如在树正寨,找到原住民就自然能找到肯收留我住一宿的民宿。树正寨不算大,10分钟就能走完。绕过卖工艺品的店铺后就有些冷僻些的巷陌,看到穿传统藏袍的居民,或是坐在屋门口干活的藏民,我知道他们一定是正宗的本地居民。上前打听一下,是否可以住宿?总有胆大的居民是很乐意的。当然,还有一个方法,就是瞅瞅院落里的房屋,一路上我斜眼瞟到一些房屋的二层上有房间上标了“201”“202”等门牌号码,那么就能断定这里是或至少曾经是家庭旅馆,试想谁会给自家的房屋编号呢,厚着脸皮问问,一定八九不离十。

  很快,我就找到了乐意让我留宿的老板娘——央金大婶,她家的民宿曾经一度非常红火,不少驴友都点名上她家住,不过现在查得太严了,愿意留在寨中住宿的游客也少了很多,经营也就惨淡多了。听她说,现在九寨沟的管理方正在计划把原住民往外迁,以后也就不再有居民在这里居住了。

  央金大婶带我在屋里转了转,客房设在二楼,如所有的藏式民居一样,有一个很大的露台,俯瞰树正海和公路,全木结构,我住的二层尽头的房间,也可以从窗口看到树正海,真是绝美的景观房,房价不高,不过120元,想来还真是非常划算的。楼下是厨房兼餐厅、客厅和老板一家人的住处,厅堂内的装饰果然描金画凤,异常华丽,明丽的黄色、宝蓝、棕红等色块相间组合,无不体现了浓郁的藏地风情。

  央金大婶一家都非常好客,不过从墙上的照片能找到藏族的传统特色渐渐褪去的痕迹,比如家里是三世同堂,爷爷奶奶仍然一直穿着传统服装,说藏语;父母一辈已经在平时时几乎不穿藏袍,虽然也说藏语,但也能说有些生疏的普通话;而家中上高中的小女儿则一口普通话极标准,交流起来当然更加顺利了。

  【诺日朗 珍珠滩】

  一大清早我就从寨中出来,准备去附近看看诺日朗瀑布和珍珠滩。天还未完全亮起来。诺日朗瀑布是中国最宽的钙华瀑布。诺日朗在藏语中经常被提及,是“强壮、高大、伟岸”的意思,也代表着“男神”,秋日的诺日朗瀑布飘逸动人,如漱玉泼珠。流光溢彩。水流穿行在金翠橙绿的植物之中,然后腾到山崖边,瞬间坠落,倾泻而下的瀑布被树划分成许多股细小的水流,构成了一幅印象油画。

  诺日朗瀑布的顶部平整如台,传说这里本没有瀑布,因为来此云游的扎尔穆德和尚带来了贝叶经、铁犁铧和手摇纺车。聪明美丽的藏族姑娘若依很快学会了用纺车纺线,她把纺车架到三沟交界的平台上,让过往的姐妹观看、学习,人们便叫这里为“纺织台”。凶残的头人罗扎认为这是在搞歪门邪道,于是一脚把她和纺车都踢下了山崖。顷刻间,山洪暴发,把罗扎和帮凶冲下悬崖,纺织台就成了今天的瀑布,这也难怪现在的瀑布如万条丝线垂顺而下了。

  远处的青峦与天边低矮的云彩,鱼在云中游,鸟在水中飞的奇观。水流奔秋天来临时,秋色染林,仿佛有一枝神来画笔,肆意将绛红、桃红、暗紫、墨绿、碧绿、鹅黄涂抹在山上。原来游人可以从这水潭浅流涉水而过,电视剧《西游记》中猪八戒大战蜘蛛精的场景也是在这里拍摄的,不过现在处于保护环境的考虑,涉水行为不再被允许,如今只能站在瀑布之下的栈道平台上观赏飞流直下的诺日朗的瀑布。

  如果想要拍照,就一定要在八点半以前到诺日朗瀑布的观景台,没有太阳射进来的时候,水雾朦胧,而等待太阳一点点照射进来的时候是最为美妙的。晨曦的光线从树的背后穿透而过,可以看到美妙的逆光效果,爱好摄影的人管这叫“耶稣光”,是绝佳的拍摄点。稍晚一些,太阳完全照进来时,在观景台上就可以看到一弯彩虹挂在水幕之间。

  继续向前,便是珍珠滩了。清澈的激流在倾斜而凹凸不平的乳黄色钙化滩面上溅起无数水珠,阳光下,点点水珠像是巨型扇贝上的珍珠,珍珠滩因此得名。珍珠滩的特别之处在于这段峡谷属于钙化地带,河床有无数微小孔隙阻碍了水流,水流漫滩铺开,从小孔缝隙中跑出来就生成了团团簇簇的水珠,如同慢坡滚动的珍珠。这里也是《西游记》的拍摄地,师徒四人,挑着担、牵着马,从瀑布的顶端走过,跋山涉水,历经千山万水去西方拜佛求精的故事仍在银幕热播经久不衰,而珍珠滩的魅力也是毋庸置疑的。巨流从崖顶奔腾而下,水势湍急,石上长着厚厚的浅黄色苔藓,他们并不腻滑,赤足踩上去如同海绵一般。

  日则沟的游人开始明显增多,我们还是选择则查洼沟的路线去五彩池和长海看看吧!五彩池小巧秀美,色彩绚烂,地衣爬满整个山涧,青绿的色彩满溢山谷。池水纯净透明,池底砾石棱角,岩面纹路、植物色差清晰可辨。阳光下镶翠浸蓝的池水,泛金漾紫,绮丽鲜艳。唱和着九寨不衰的美色。

  长海的美却不在秋天,毕竟九寨的海子如此之多,秋色饱满浓烈,长海如何独树一帜?只有冬天来临才能体会到长海别样的美丽,冬日漫天飞雪时有白玉树挂,黑与白的结合宛若一幅淡雅的水墨山水画卷。。长海也是九寨沟景区中海拔最高,湖面最宽的海子,湖面深沉而宁静,三十年前曾有人说在这里看到了巨型水底生物,不过终究只是道听途说,不知是杜撰还是真有其事,但是长海的水中的确没有鱼儿生存,大概是海拔太高,冰川融雪太冰寒的缘故吧?冬天的长海,湖心的冰下常常有隆隆声响,当地人把这样的现象称为“长海龙吟”,这无疑也增加了长海的神秘感。

  即使是在秋天,也能看见山岚雾气缭绕群山,山顶白雪皑皑,似与天相连,没有界限。看天上流云凝固在一处,沉沉却不木然。长海四周都没有出口,但奇怪的是夏季水不溢堤,冬春久旱也不干涸,所以九寨沟人都称长海为“装不满,漏不干的宝葫芦”。

  九寨长海的独臂树也是长海秒杀胶片,引得游客驻足观看的地方。独臂树很特别,只有一侧的树枝伸展开来,冬日有雪时压在挺立的树干插入云霄,如同一个孤独的守望者,默默地守护着这片长海,有了一丝孤独的意味。

  【五花海】

  日则沟的景点异常丰富,我们这一站的目的地是五花海,经过孔雀海,便是了。轻车熟路的老驴友告诉我说,五花海的美就在于它的水,蓝得透彻,蓝得多彩。如果说孔雀海是孔雀的头部,五花海就是孔雀的长尾,足可见五花海的水色多么丰富而层次多变。

  五花海看上去很浅,沉水植物清晰可见,它们盘根错节、斑斓色彩,有根须的树干冒出水面十分动人。其实五花海并不浅,在几十年前九寨沟还没有完全开发时,就有游客结伴前来观光探险,看到如此清澈动人的水不禁萌发了下水游泳的想法,才知道这里的水一点儿也不浅,反而深得很,只是受到光线的折射作用,显得清浅些。不过现在的九寨沟景区当然不允许游客在此游泳喽,既破坏环境也有碍观瞻,所以我们还是好好珍惜如此的美景吧,何必破坏大自然这份馈赠呢?

  从亲水的观景栈道看过去,五花海的水果然别具特色,远处的水是如海水般的湛蓝,近处的水却可以看见水底丰富的水草随水流摇曳,因而显现出欲滴的青绿色来;但水草又并未完全布满水底,它们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空间沟壑,现出淡淡的水蓝色,就像水底世界又生出一片辽阔的原野,原野之上的山涧间有清泉淙淙流淌,好奇妙的景中景,不是一幅画,却胜似一幅画。请原谅我的词穷,实在无法名状此刻的美好,还是那句话:只有亲身来到,才能体会。

  宝蓝、翠绿、明黄的湖水,以及岸边山林缤纷的树木倒影在水中的色彩,疏疏密密,绿的、翠的、金黄的、橘红的,生出诸多变化来。无风的时候便是最美的,就像一枚制作精良的邮票,或是某幅名家的油画,但大自然的笔端是充满灵感与张力的,比任何静物描绘都好看。林间有鸟飞过,湖面飘着小小黄叶,如同孑然一身的小生物,在随水静静漂流,阳光从山顶下斜斜地投下光影,像是过曝的胶片,显出朦朦胧胧的美来。从远处看湖面,像是把彩虹都融化渲染到了水中。

  植物钙化结晶后在水中张牙舞爪,沉水的朽木腐枝叶突出新枝;水清得如同无水,像是一团绿色的空气,蒙上了五彩的雾。即使雷诺阿的浓厚笔触,林风眠的清丽描绘,在这样的美景下也得黯然失色,因为大自然的浓墨重彩比任何画派、画师都高明。红叶随风摇动,穿着红色藏袍的游客在栈道上留影拍照,的确如此绝美的风景不保存下来着实可惜,浓浓的红色,淡雅的青绿色,构成了最和谐的一抹撞色。挺水植物构成了小块江渚,一棵灌木在风中飘摇。

  如果想要观看到五花海的全景就去从上行方向的老虎嘴吧,这里是绝佳的观景点,不过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扛着相机的摄影爱好者们,他们相互交流拍摄技巧,分享路途见闻,或许有人会跟你说一只35mm或是更广角的镜头会更适合拍摄五花海的全景。观景台旁边有一块高一点的石头,很多人喜欢在那拍摄或是鸟瞰全景,你要去试试吗?好的,不过石头有点滑,要注意安全哦!

  快到正午了,游客也多了起来,景区间的人潮涌动难免让人意兴阑珊,我决定跳跃式前进,先直接坐车去原始森林,然后返回芳草海和熊猫海。原始森林的海拔有一点点高,大约是3千米左右,可能会产生高原反应,你需要提前预备下红景天或是高原红之类的药品以备不时之需,当然即使忘记带了也不用过度担心,因为多数人对这个高度并不敏感,现在重要的是放松心态,放慢脚步,那么一切都会好的。

  正午来看原始森林是再适合不过时间,因为这里树木高大繁密,只有正午的太阳能完全透射进来。沿着栈道拾阶而上,偶尔看到脚边突兀的一块朽木,爬满了浅浅的青苔和细小的蕨类植物,羊齿草,卷叶蕨等等。有心的摄影者也会特意在中午绕道这里,他们说,正午的光线只有在原始森林是独一无二最适合摄影的,能拍出绝妙的小品来。

  这里也有不少鸟类或是小动物,松鼠就是其中之一了。它们一点也不怕人,大概对游客的心理也研究得了如指掌,看到游客不太多的时候,就会从树林里跑到栈道上,和你来一个四目相对的亲密接触。目的嘛,也很明确:有好吃的吗?如果游客不加理会,它们也会很知趣地离开,沿着栈道大摇大摆地逆行而过,实在可爱极了。

  今天我们的运气不错,碰到了2只小松鼠,它们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两只小爪子放在胸前,发出吱吱的声音,真是讨人喜欢。想起昨天从荷叶寨买的两包长寿果,赶紧拿出来,分给它们一些。它们抱着坚果,然后跳到草丛中,四下环顾一番,确定没有其他攻击或是抢食的同类,才专心吃起来,那小嘴一啜一啜地动着,很快就把食物消灭干净了。

  林中松厚的泥土上布满了胶质地衣,因为地面起伏而在阳光下呈现出深深浅浅的黄绿色。离开栈道,踩在泥土上,很柔软的触感,很自在。看阳关在树林中投下的树影,远处的树叶被照出白花花的光亮,清幽而美丽。

  【熊猫海】

  从原始森林往回走便是芳草海。芳草海的高度是2910米,因为修长湖面上的萋萋芳草而得名。浅水之上,大大小小的草甸漂浮在海面上,最多的就是节节草和鸭舌草,枯草黄的,金色黄的,墨绿的,黄绿的,呈现出不同色彩变化。夏天时这一丛丛、一簇簇的芳草嫩绿如茵,草间也会开满各色的花朵,黄的、红的、粉的、紫的,色彩缤纷、美不胜收,那时候常有蝴蝶萦绕其间,别有一番情趣。

  因为山高谷深的关系,阳光要很晚才能射进来,所以下午来芳草海的确是不错的选择,选在阳光俯射的水面,看水波粼粼星星点点如流星滑破,偶尔有水鸟飞过,细看那露出水面的枯树上,早有黄嘴小雀立在上头。

  沿着栈道继续下行,便是熊猫海了。熊猫海之所以得名据说是因为过去在初春时节,因为水位下降,大熊猫就会选择在此喝水、觅食,饱餐一顿后便会惬意地四脚朝天,躺在水边晒太阳睡觉。现在当然看不见熊猫的影子了,因为他们早已被送到自然保护区圈养起来。不过我却看见水边有白色纹理的群石倒映湖中,和水中自然生着几圈黑色花纹浑圆的黑石互相印衬,就像熊猫的毛色黑白相间,我想这也是熊猫喜欢来这里的原因吧?

  细看海子中有细小的鱼儿恣意地游动,它们叫松潘裸鲤鱼,是高原特有鱼类。在树枝低垂的水面,鱼儿聚拢而来,又四下离去,好不畅快。只可惜,现在九寨的裸鲤鱼已经渐渐变少,很难寻觅到一大量鱼群的身影了。据说是因为裸鲤鱼生长缓慢,而过去藏民因为受到传统和宗教的影响而不捕食鱼类,裸鲤鱼才能在这里得以存活,可是随着大量人口迁入,捕鱼强度的增加,现在的裸鲤鱼群已经寥寥无几了。

  阳光从突兀无叶的树干照下来,有明明的光圈,蓝天白云,风和日丽,迷离又安静。熊猫海向下就是箭竹海 萧萧箭竹,倒影在湖中,静如天籁般空灵而纯净。张艺谋当年为拍摄电影《英雄》在箭竹海上修建的凉亭也早已拆除,而今只有完全的自然景观让人感受到无比震撼与美丽。静静凝视绿如瀚海的箭竹海,远处是静谧而深邃的淡蓝色远山天空,一切仿佛在梦中。无名颚下滚落的那一滴不知是泪还是水?是对爱人相依的感动,还是对英雄侠义的惋惜?这一切都只能留给观众去猜测罢了!

  看远处的林中,有杂色的牦牛在远处静卧,废弃的木楼,斜了,楼前是晒草的高高木架。腐朽的枯木在湛蓝的湖水中清晰可鉴,旁边有枯枝败叶和蝼蚁爬过,如同爬过时间的脊背。这面湖水,将雪山、绿树、碧空、白云、飞鸟和游鱼藏纳其中,大自然的枯荣几许都不过是过眼烟云,只有这湛蓝的湖水 照到心底真实的自己。

  【后记】时光荏苒,转瞬即逝,我的九寨沟之旅也即将画上句号,这里的景色美不胜收,让我不忍离去,在金色年华中,邂逅了你,然后,共同编织着一曲最美的秋天的童话。

  愿风儿带去我的眷恋穿过斑斓彩林,越过山涧溪流,飞向碧云天去,然后随着这高山融雪汇入星罗棋布的海子中,成为一湾湛蓝。

  秋天的童话 九寨

  与清朗的秋风一同走进这里,山涧有飞瀑激流,地上有斑斓海子,林中有层金点翠;任何画家也不能调出如此绚烂的色彩,任何乐师也无法演奏如此瑰丽的乐章;满沟的秋色,满山的美景,它与名人骚客的吟诵题刻无缘,却更显得纯粹珍贵。行走在山水间长长的栈道上,仿佛在画卷中找寻红叶的思念。要去找寻最美的秋天的童话吗?欢迎进入我的旅程,我是XX,这里是四川九寨沟。

  【荷叶寨】

  每年的10月下旬,就有很多游客进入九寨沟,有背包客,旅游团、摄影爱好者和美院的师生,它们到这里游览、采风、写生,饱览童话般的秋色。

  九寨沟的得名源于这里的九个寨子,目前开放了三个,则查洼寨、树正寨和荷叶寨。荷叶寨位于沟口,是进入景区来的第一个藏族村寨,也是我们此行的第一站,我们在这里停歇下脚步,养精蓄锐,然后开始新的征程吧。

  荷叶寨像一片巨大的荷叶,托起了错落有致的藏族民居。这里的的藏民属于安多一支,安多地区因为受蒙古和汉族的影响较多,所以不论是建筑结构、风俗习惯或是藏民外貌形体都有着不同于康巴藏和卫藏的独特之处。

  在寨中绕了一圈,传统的土木结构的房屋,色彩艳丽,富有意趣。外墙门梁着各式繁复的雕花,据说是当地人信仰的苯波教的宗教符号,苯波教是藏族中最古老的佛教;内墙还有细致生动的藏画,比如宝伞、金法轮、双鱼宝瓶、白海螺、吉祥花、如意结等,大片精雕细琢的金龙盘旋在红色木墙上,每一块鳞片都精巧细腻,龙身周围是绿色或蓝色的祥云升腾缭绕。这些栩栩如生的壁画据说是当地的藏民专程去西藏请来的画师绘制而成的,因为使用的颜料来自于大自然的植物或是矿石粉,所以颜色鲜艳耐久,风吹雨打多少年也不会褪去。

  猎猎西风中,屋前有彩色旗帜随风飞扬,走上前去细看,发现旗帜上还有佛经教言,想必这就是经幡了,我所见的经幡都是红色或黄色。在信奉佛教藏族人看来,经幡每飘动一下,就是诵经一次,因为在农忙时、生产时没办法一直亲口诵经礼佛,只有劳驾风神24小时帮着念经,传达愿望祈求神的庇佑了,这也足可见藏族人对佛教的虔诚与敬仰。

  寨中还有转经筒,整齐地排列在转经的木长廊里,上面刻着六字真言和各种鸟兽图案,随风而转动的是“风转经”;水边有水力带动的是“水转经”,寺庙内有供信徒手摇的是“手转经”。藏族人认为,转经筒越大,转动一圈所积累的功德也越多,所以也有信徒会千里迢迢到各个寺院周围寻找更大的转经筒,以祈求来年更多的幸福。转动的经轮,飘动的经幡,让人遗忘曾经风尘起落的日子。

  因为游客大量涌入的关系,很多人家的房屋都改成了前店后家的形式,他们把面向街道的房间隔出几平米,开起了卖特色物品小铺,店内琳琅满目无所不有,号称可以舒经活络的牦牛角梳、小纸盒包装的牦牛肉、藏传佛教符号的挂件、色彩艳丽的编制包包,每一样都很有味道,不过我们还要继续上路,还是先别买太多东西了吧!不过给我来两包长寿果,10元一包,味道不错,正好路上吃。进入九寨沟是需要吃自带的干粮的,你准备了什么吃的吗?那好,咱们继续上路吧。

  这里的居民朴实而热诚,给我指路小姑娘卓玛正是这样一位淳朴的藏民,她告诉我们往西南方向去,前面不到一千米的地方就是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芦苇海。

  【芦苇海】

  过荷叶寨来便是树正沟,树正沟好比树干,在诺日朗开始分为左右两条枝桠,向左是则查洼沟,向右是日则沟。景区内的游览车是以诺日朗为调度中心的,分别开去则查洼沟或是日则沟两个方向,每一站都可以停靠,游客可以随时上下车。景区内的游览车票的费用是每人次90元。

  我们先步行去芦苇海吧!芦苇海位于树正沟,是进入九寨沟后的第一个海子。“海子”是藏语中“湖泊”的意思,九寨沟里有108个大小不一海子,因为地底石灰岩的不同而呈现出不同色彩,绛紫、宝蓝、青翠、莹黄等等不一而足,让人窒息在如此缤纷变幻的色彩魔术之中,久久不愿离去。

  秋冬季的芦苇海呈现了一派芳草凄迷的景象,让人沉醉。眼前铺陈开来的大片芦苇,如同金色的海洋,茫茫然不知其所止,每人都不由得停下脚步,流连忘返。一阵风吹过,苇杆温柔地低下头来,如同弱柳扶风的娇柔女子;但成片的芦苇却有了醇和的恢弘气势,它们亲昵地倚靠在一起,汇聚成波涛起伏翻滚;风儿扬起的绒绒芦花,漫天飞舞如同掀起层层絮潮,纷纷扬扬的美景让人感叹如临仙境。你发现了吗?这里芦苇的不同之处?这里的芦苇,比其他地区的来得低,来得矮些,因为芦苇海位于2140米的高原地区,为了抵御严寒烈风,芦苇们也难免得做出一些改变来适应艰难的气候,这是芦苇的选择,想来也是自然界的选择吧。

  一弯水色翠绿的清流,从成片的芦苇中穿行而过,它蜿蜒曲折,流向远方。这条河有一个诗意的名字——“玉带河”。藏民们说,玉带河是美丽的藏族姑娘沃洛色漠裙带的化身,玉带河的水色像美玉一般温润而剔透,水底依稀可见一些水草深深浅浅,就像沃洛色漠裙带上的暗色花纹。“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想起《诗经》里一些关于芦苇所生出的美丽来。生活在九寨的小伙们,是否也曾为了心爱的姑娘在这芦苇海中逆流而上,不畏漫漫长路、艰难险阻,只为找寻真爱。如果有这样的男孩,一定是一份值得守望的爱情。美丽的芦苇海,隐藏了多少爱恋的故事,他们喃喃耳语,低声倾诉,我们只能暗自揣测,想象而已了……

  芦苇荡中偶尔有几株老树突兀而出,虬劲的枝干奋力向上伸展,想要碰触那最高处的天空。枝头有一簇簇的殷红色野果,个个圆润可爱,它们随风轻摆,化作红色的光影,渐渐模糊了我的视野,如此美好的秋,无法把捉,只好任它流淌而去。再看看眼前的芦苇海,风中摇曳的芦苇,如同风霜的老者,弯曲透亮的河水,也流淌出继续深沉的世味。不愿破坏此刻的美好,只想将自己的身影蜷缩到画面的一角,静静欣赏这诗情画意的芦苇海。

  由芦苇海继续向前,是火花海。执意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对这个名字的好感,火花,美丽短暂,就如同许多还未来得及珍惜的美好,匆匆逝去,不再回头。看火花海最好的时候是早上七八点,不需要太早,因为沟里的太阳总会姗姗来迟,待到晨曦初昭时,岸边的灌木丛开始一寸寸被照亮,风吹浪生,水面便有朵朵火花开始燃烧绽放,星星点点跳跃闪动,而背后的山体仍然处于将醒未醒之时,墨色凝厚,将湖中朵朵花火衬托得分外灵动、美丽。

  看过很多摄影作品中的火花海,光线未明的水面是迷离的暗黑色,像泛着淡淡光泽的黑珍珠;而阳光射进湖面的那一刻,水中涌起一串串的流星,它们是六角或八角的星芒,时隐时没,如同暗角的精灵滑过水面。可惜现在的时间并不凑巧,天气有些阴沉,看不到湖面的火花,却看见茫茫湖水与升腾而起的雾气,与山间彩林相印成趣。青黛远山水乳交融,浑然一体,竟然分辨不出这里是现实,还是梦境。

  【树正群海】

  树正沟的栈道修得深幽而隐蔽,倚托山体,蜿蜿蜒蜒掩映在繁茂的树叶之下,从树叶的剪影看远处的彩林,低处的海子,别有一番风味。人在栈道上行走,仿佛行走在画卷之中。深橙的黄栌,浅黄的椴叶,如火的枫叶,殷红的野果给树正群海带来了一抹秋的暖意,低头看着脚下的栈道伸向远方,一片片秋叶翩翩飘落在栈道的木板上、缝隙中,传递着秋的思念、留不住出如此明媚的秋色,只能拾起一片秋叶来,夹到包中的笔记本里,想要挽留住对这段美丽童话的眷恋。

  太阳从云层中探出头来,阳光从婆娑的树影间投射下来,斑驳的树痕散落在栈道之上,我的影子被拉长,淡淡的暗色,就像慵懒的阳光,淡淡的洒落。

  树正群海,连绵数十里,高差八十余米,分布着十九个海子,形成了一个梯状的海子群。海子与海子之间长满了胡杨、杨柳、松柏和杉木,到了秋天都披上了一层迷人的暖黄橙红色,形成丰富立体的色阶变化。而大大小小的海子则如同坠落到凡间的一面翡翠,碎成了大大小小的碎片,它们色泽艳丽,又各有不同,蓝得浓稠,绿得翡翠。树正群海的水流喧腾地顺流直下,形成了层层叠叠的千层瀑布,叠瀑与水花白得轻盈,撞击出诗歌的韵律,叩击着我的心扉。

  宽宽窄窄的水流中,有突出水面的一方小渚,土方之上满是暗绿色的苔藓,一棵红树立于渚上,枝叶几近干枯的样子,偶尔见几片枯叶挂在光秃秃的树枝上被风刮得东摇西摆,只有树根处的某条新枝暗暗地向世人证明春生发芽的顽强生命力,这也就是游过九寨的游客们常说的“树在水中生,水在树间流”的奇观。水流被树根阻滞,迸发出白色的浪花,带着泥土的黄色奔腾向前,融入厚厚的泥土,又从岩缝中溢出,冒出颇有生气的小水泡泡,像是在水底里大口喘气的鱼儿。鸟雀在水涧啄食着什么,嫩黄的小嘴在白色水花间时出时入,也许会发现不错的食物,让它足以温饱无忧地度过这个秋冬。

  五彩枫叶漂落在水面,点燃了季节的灯火,如此热情而浓烈,像是要把这一季的绚烂都燃烧殆尽。静静看那片海子,清澈的蓝色令人迷恋到死心塌地的地步,这是怎么样的一片蓝呢?如同孔雀翎的蓝那样荧光乍现,如蓝宝石的蓝那么晶莹剔透,如同油画的蓝那般浓墨重彩。想堆砌很多华丽的辞藻,却还是无法企及到它的美,还是那句话,除非身临其境,才能了解!

  伴着哗哗的水声,我沿着石阶而下,海子边散落着寨中人家,这里有古老的石磨和水转经,前方经幡林立,白塔耸立,这里就是树正寨了。

  【树正寨 1 游览】

  树正寨的寨口耸立着九座白塔。白塔是九宝莲花菩提塔,它是藏传佛教的象征,也是九个藏寨祈求祥和丰泰的神圣之地。从旁边的石碑中我们可以知道,建塔的位置也并不是随随便便定下的,而是由喇嘛或活佛选择定位,一般是在寺院和村寨的入口处,然后才能修建起来;塔身的高度也是有特别的讲究的,不能超过寺院或村寨主建筑的高度。

  佛语中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浮屠就是佛塔,关于佛塔的由来牵涉到一个佛理故事。释迦牟尼即将进入涅槃的时候,有弟子请示问道:“佛尊,您涅槃后,我们应该如何表达对您的思慕与纪念呢?”释迦牟尼回答说:“可以在十字路口建立宝塔”,这样就能让众生见到佛塔如同见佛陀的真身,知道精进学法,灵塔的这种象征主义也折射了佛教界的良苦用心。

  释迦牟尼的遗骨火化之后结成了坚硬如钢、色彩斑斓的结晶——舍利子,它被八个国家的国王带兵夺取,供在自己国家佛塔的地宫中,直到两百年后,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将其中七座塔里的舍利取出,分成许多份在其他区域建塔供奉,才有了如今成千上万座佛塔,也使得佛教得到广泛传播。不过供奉真身舍利的佛塔仍是屈指可数的,所以很多佛塔之下,用琉璃、水晶、玛瑙、天珠、五谷和药材等珍宝来代替舍利。因为佛经上说,这些自然界的宝物跟佛祖的真身或舍利子一样有法力有号召力。佛塔是信徒们顶礼膜拜的对象,因为他们相信这样可以获得无量的功德和福报。

  佛塔旁边是一排又一排的转经筒,铜质的转经筒在阳光的照射下,是金灿灿的一片。那转经筒被朝拜者沾着酥油的手磨得铮铮发亮,铜色也更通透起来。朝拜的藏民们都要按顺时针方向走过并用手拨动,经筒上的六字真言也一同旋转,它们都饱经沧桑又韵味无穷,藏民们相信转经筒能够净化心灵传达神意。现在这个时侯,藏民们都正忙于自己的生计,所以转经筒旁大多是兴致盎然的游客,他们走过转经长廊,轻轻拨转经筒,顺时针还是逆时针的方向在游客心中似乎已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只是祈求神佑的诚心却是相同的。我们也去摸摸转经筒吧!希冀转经筒能传达对佛的祷告与尊敬。

  向树正寨深处走,有一处“九寨沟民俗文化村”,商业氛围很浓,村中有卖藏族传统服饰的,洋芋糍粑的,还有青稞酒、酥油茶的,游人不少。木楼屋瓦鳞鳞,木墙面是红的底色,橙色的花朵,金色的镶边,繁复的雕花工艺无不体现了浓郁的藏族风情。晒得黝黑的藏民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总让我想到烈日下被晒弯了腰的红高粱,那般淳朴真实。藏族小姑娘也很热情,不失时机地向我推荐着一些小玩意儿。

  【树正寨 2 住宿】

  树正寨内还有不少家庭旅社,他们将自己的房屋隔成十来间小小的客房,住宿条件虽然不算太好,但却为游客提供了便捷。不过,现在九寨沟的管理方已经三令五申不允许游客留宿沟内的民宅旅馆,每天定点清查也制定了严厉处罚,但仍有不少人甘心冒着大不韪的风险偷偷摸摸地住在寨内。因为这里靠近诺日朗中心,可以方便第二天乘坐游览车去日则沟或是则查洼沟中的任意一条线路游览。而且幸运的话可以省下二次进入景区的门票钱,如果是出于后者目的考虑的话,那么就应该在下午6点前回寨,上午7点前出寨,避免被查票的工作人员清查到,不过即便如此小心翼翼也有难逃法眼的时候,毕竟7点前就在景区游荡的人不算太多,具体而言还得灵活处理喽!

  对于我来说,偶尔挑战一下权威也不错,所以我的选择是留宿树正寨,一来体验一下藏式民居的生活,二来也方便明早早些出发,看最美的风景。你呢?是想在寨中住下还是去沟外的宾馆呢?没关系,不论你的决定如何,明早7点我都会在诺日朗中心这等你的。

  在寨里找住宿的地方对我而言不算困难,因为长期旅行总能培养些许经验,比如在树正寨,找到原住民就自然能找到肯收留我住一宿的民宿。树正寨不算大,10分钟就能走完。绕过卖工艺品的店铺后就有些冷僻些的巷陌,看到穿传统藏袍的居民,或是坐在屋门口干活的藏民,我知道他们一定是正宗的本地居民。上前打听一下,是否可以住宿?总有胆大的居民是很乐意的。当然,还有一个方法,就是瞅瞅院落里的房屋,一路上我斜眼瞟到一些房屋的二层上有房间上标了“201”“202”等门牌号码,那么就能断定这里是或至少曾经是家庭旅馆,试想谁会给自家的房屋编号呢,厚着脸皮问问,一定八九不离十。

  很快,我就找到了乐意让我留宿的老板娘——央金大婶,她家的民宿曾经一度非常红火,不少驴友都点名上她家住,不过现在查得太严了,愿意留在寨中住宿的游客也少了很多,经营也就惨淡多了。听她说,现在九寨沟的管理方正在计划把原住民往外迁,以后也就不再有居民在这里居住了。

  央金大婶带我在屋里转了转,客房设在二楼,如所有的藏式民居一样,有一个很大的露台,俯瞰树正海和公路,全木结构,我住的二层尽头的房间,也可以从窗口看到树正海,真是绝美的景观房,房价不高,不过120元,想来还真是非常划算的。楼下是厨房兼餐厅、客厅和老板一家人的住处,厅堂内的装饰果然描金画凤,异常华丽,明丽的黄色、宝蓝、棕红等色块相间组合,无不体现了浓郁的藏地风情。

  央金大婶一家都非常好客,不过从墙上的照片能找到藏族的传统特色渐渐褪去的痕迹,比如家里是三世同堂,爷爷奶奶仍然一直穿着传统服装,说藏语;父母一辈已经在平时时几乎不穿藏袍,虽然也说藏语,但也能说有些生疏的普通话;而家中上高中的小女儿则一口普通话极标准,交流起来当然更加顺利了。

  【诺日朗 珍珠滩】

  一大清早我就从寨中出来,准备去附近看看诺日朗瀑布和珍珠滩。天还未完全亮起来。诺日朗瀑布是中国最宽的钙华瀑布。诺日朗在藏语中经常被提及,是“强壮、高大、伟岸”的意思,也代表着“男神”,秋日的诺日朗瀑布飘逸动人,如漱玉泼珠。流光溢彩。水流穿行在金翠橙绿的植物之中,然后腾到山崖边,瞬间坠落,倾泻而下的瀑布被树划分成许多股细小的水流,构成了一幅印象油画。

  诺日朗瀑布的顶部平整如台,传说这里本没有瀑布,因为来此云游的扎尔穆德和尚带来了贝叶经、铁犁铧和手摇纺车。聪明美丽的藏族姑娘若依很快学会了用纺车纺线,她把纺车架到三沟交界的平台上,让过往的姐妹观看、学习,人们便叫这里为“纺织台”。凶残的头人罗扎认为这是在搞歪门邪道,于是一脚把她和纺车都踢下了山崖。顷刻间,山洪暴发,把罗扎和帮凶冲下悬崖,纺织台就成了今天的瀑布,这也难怪现在的瀑布如万条丝线垂顺而下了。

  远处的青峦与天边低矮的云彩,鱼在云中游,鸟在水中飞的奇观。水流奔秋天来临时,秋色染林,仿佛有一枝神来画笔,肆意将绛红、桃红、暗紫、墨绿、碧绿、鹅黄涂抹在山上。原来游人可以从这水潭浅流涉水而过,电视剧《西游记》中猪八戒大战蜘蛛精的场景也是在这里拍摄的,不过现在处于保护环境的考虑,涉水行为不再被允许,如今只能站在瀑布之下的栈道平台上观赏飞流直下的诺日朗的瀑布。

  如果想要拍照,就一定要在八点半以前到诺日朗瀑布的观景台,没有太阳射进来的时候,水雾朦胧,而等待太阳一点点照射进来的时候是最为美妙的。晨曦的光线从树的背后穿透而过,可以看到美妙的逆光效果,爱好摄影的人管这叫“耶稣光”,是绝佳的拍摄点。稍晚一些,太阳完全照进来时,在观景台上就可以看到一弯彩虹挂在水幕之间。

  继续向前,便是珍珠滩了。清澈的激流在倾斜而凹凸不平的乳黄色钙化滩面上溅起无数水珠,阳光下,点点水珠像是巨型扇贝上的珍珠,珍珠滩因此得名。珍珠滩的特别之处在于这段峡谷属于钙化地带,河床有无数微小孔隙阻碍了水流,水流漫滩铺开,从小孔缝隙中跑出来就生成了团团簇簇的水珠,如同慢坡滚动的珍珠。这里也是《西游记》的拍摄地,师徒四人,挑着担、牵着马,从瀑布的顶端走过,跋山涉水,历经千山万水去西方拜佛求精的故事仍在银幕热播经久不衰,而珍珠滩的魅力也是毋庸置疑的。巨流从崖顶奔腾而下,水势湍急,石上长着厚厚的浅黄色苔藓,他们并不腻滑,赤足踩上去如同海绵一般。

  日则沟的游人开始明显增多,我们还是选择则查洼沟的路线去五彩池和长海看看吧!五彩池小巧秀美,色彩绚烂,地衣爬满整个山涧,青绿的色彩满溢山谷。池水纯净透明,池底砾石棱角,岩面纹路、植物色差清晰可辨。阳光下镶翠浸蓝的池水,泛金漾紫,绮丽鲜艳。唱和着九寨不衰的美色。

  长海的美却不在秋天,毕竟九寨的海子如此之多,秋色饱满浓烈,长海如何独树一帜?只有冬天来临才能体会到长海别样的美丽,冬日漫天飞雪时有白玉树挂,黑与白的结合宛若一幅淡雅的水墨山水画卷。。长海也是九寨沟景区中海拔最高,湖面最宽的海子,湖面深沉而宁静,三十年前曾有人说在这里看到了巨型水底生物,不过终究只是道听途说,不知是杜撰还是真有其事,但是长海的水中的确没有鱼儿生存,大概是海拔太高,冰川融雪太冰寒的缘故吧?冬天的长海,湖心的冰下常常有隆隆声响,当地人把这样的现象称为“长海龙吟”,这无疑也增加了长海的神秘感。

  即使是在秋天,也能看见山岚雾气缭绕群山,山顶白雪皑皑,似与天相连,没有界限。看天上流云凝固在一处,沉沉却不木然。长海四周都没有出口,但奇怪的是夏季水不溢堤,冬春久旱也不干涸,所以九寨沟人都称长海为“装不满,漏不干的宝葫芦”。

  九寨长海的独臂树也是长海秒杀胶片,引得游客驻足观看的地方。独臂树很特别,只有一侧的树枝伸展开来,冬日有雪时压在挺立的树干插入云霄,如同一个孤独的守望者,默默地守护着这片长海,有了一丝孤独的意味。

  【五花海】

  日则沟的景点异常丰富,我们这一站的目的地是五花海,经过孔雀海,便是了。轻车熟路的老驴友告诉我说,五花海的美就在于它的水,蓝得透彻,蓝得多彩。如果说孔雀海是孔雀的头部,五花海就是孔雀的长尾,足可见五花海的水色多么丰富而层次多变。

  五花海看上去很浅,沉水植物清晰可见,它们盘根错节、斑斓色彩,有根须的树干冒出水面十分动人。其实五花海并不浅,在几十年前九寨沟还没有完全开发时,就有游客结伴前来观光探险,看到如此清澈动人的水不禁萌发了下水游泳的想法,才知道这里的水一点儿也不浅,反而深得很,只是受到光线的折射作用,显得清浅些。不过现在的九寨沟景区当然不允许游客在此游泳喽,既破坏环境也有碍观瞻,所以我们还是好好珍惜如此的美景吧,何必破坏大自然这份馈赠呢?

  从亲水的观景栈道看过去,五花海的水果然别具特色,远处的水是如海水般的湛蓝,近处的水却可以看见水底丰富的水草随水流摇曳,因而显现出欲滴的青绿色来;但水草又并未完全布满水底,它们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空间沟壑,现出淡淡的水蓝色,就像水底世界又生出一片辽阔的原野,原野之上的山涧间有清泉淙淙流淌,好奇妙的景中景,不是一幅画,却胜似一幅画。请原谅我的词穷,实在无法名状此刻的美好,还是那句话:只有亲身来到,才能体会。

  宝蓝、翠绿、明黄的湖水,以及岸边山林缤纷的树木倒影在水中的色彩,疏疏密密,绿的、翠的、金黄的、橘红的,生出诸多变化来。无风的时候便是最美的,就像一枚制作精良的邮票,或是某幅名家的油画,但大自然的笔端是充满灵感与张力的,比任何静物描绘都好看。林间有鸟飞过,湖面飘着小小黄叶,如同孑然一身的小生物,在随水静静漂流,阳光从山顶下斜斜地投下光影,像是过曝的胶片,显出朦朦胧胧的美来。从远处看湖面,像是把彩虹都融化渲染到了水中。

  植物钙化结晶后在水中张牙舞爪,沉水的朽木腐枝叶突出新枝;水清得如同无水,像是一团绿色的空气,蒙上了五彩的雾。即使雷诺阿的浓厚笔触,林风眠的清丽描绘,在这样的美景下也得黯然失色,因为大自然的浓墨重彩比任何画派、画师都高明。红叶随风摇动,穿着红色藏袍的游客在栈道上留影拍照,的确如此绝美的风景不保存下来着实可惜,浓浓的红色,淡雅的青绿色,构成了最和谐的一抹撞色。挺水植物构成了小块江渚,一棵灌木在风中飘摇。

  如果想要观看到五花海的全景就去从上行方向的老虎嘴吧,这里是绝佳的观景点,不过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扛着相机的摄影爱好者们,他们相互交流拍摄技巧,分享路途见闻,或许有人会跟你说一只35mm或是更广角的镜头会更适合拍摄五花海的全景。观景台旁边有一块高一点的石头,很多人喜欢在那拍摄或是鸟瞰全景,你要去试试吗?好的,不过石头有点滑,要注意安全哦!

  快到正午了,游客也多了起来,景区间的人潮涌动难免让人意兴阑珊,我决定跳跃式前进,先直接坐车去原始森林,然后返回芳草海和熊猫海。原始森林的海拔有一点点高,大约是3千米左右,可能会产生高原反应,你需要提前预备下红景天或是高原红之类的药品以备不时之需,当然即使忘记带了也不用过度担心,因为多数人对这个高度并不敏感,现在重要的是放松心态,放慢脚步,那么一切都会好的。

  正午来看原始森林是再适合不过时间,因为这里树木高大繁密,只有正午的太阳能完全透射进来。沿着栈道拾阶而上,偶尔看到脚边突兀的一块朽木,爬满了浅浅的青苔和细小的蕨类植物,羊齿草,卷叶蕨等等。有心的摄影者也会特意在中午绕道这里,他们说,正午的光线只有在原始森林是独一无二最适合摄影的,能拍出绝妙的小品来。

  这里也有不少鸟类或是小动物,松鼠就是其中之一了。它们一点也不怕人,大概对游客的心理也研究得了如指掌,看到游客不太多的时候,就会从树林里跑到栈道上,和你来一个四目相对的亲密接触。目的嘛,也很明确:有好吃的吗?如果游客不加理会,它们也会很知趣地离开,沿着栈道大摇大摆地逆行而过,实在可爱极了。

  今天我们的运气不错,碰到了2只小松鼠,它们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两只小爪子放在胸前,发出吱吱的声音,真是讨人喜欢。想起昨天从荷叶寨买的两包长寿果,赶紧拿出来,分给它们一些。它们抱着坚果,然后跳到草丛中,四下环顾一番,确定没有其他攻击或是抢食的同类,才专心吃起来,那小嘴一啜一啜地动着,很快就把食物消灭干净了。

  林中松厚的泥土上布满了胶质地衣,因为地面起伏而在阳光下呈现出深深浅浅的黄绿色。离开栈道,踩在泥土上,很柔软的触感,很自在。看阳关在树林中投下的树影,远处的树叶被照出白花花的光亮,清幽而美丽。

  【熊猫海】

  从原始森林往回走便是芳草海。芳草海的高度是2910米,因为修长湖面上的萋萋芳草而得名。浅水之上,大大小小的草甸漂浮在海面上,最多的就是节节草和鸭舌草,枯草黄的,金色黄的,墨绿的,黄绿的,呈现出不同色彩变化。夏天时这一丛丛、一簇簇的芳草嫩绿如茵,草间也会开满各色的花朵,黄的、红的、粉的、紫的,色彩缤纷、美不胜收,那时候常有蝴蝶萦绕其间,别有一番情趣。

  因为山高谷深的关系,阳光要很晚才能射进来,所以下午来芳草海的确是不错的选择,选在阳光俯射的水面,看水波粼粼星星点点如流星滑破,偶尔有水鸟飞过,细看那露出水面的枯树上,早有黄嘴小雀立在上头。

  沿着栈道继续下行,便是熊猫海了。熊猫海之所以得名据说是因为过去在初春时节,因为水位下降,大熊猫就会选择在此喝水、觅食,饱餐一顿后便会惬意地四脚朝天,躺在水边晒太阳睡觉。现在当然看不见熊猫的影子了,因为他们早已被送到自然保护区圈养起来。不过我却看见水边有白色纹理的群石倒映湖中,和水中自然生着几圈黑色花纹浑圆的黑石互相印衬,就像熊猫的毛色黑白相间,我想这也是熊猫喜欢来这里的原因吧?

  细看海子中有细小的鱼儿恣意地游动,它们叫松潘裸鲤鱼,是高原特有鱼类。在树枝低垂的水面,鱼儿聚拢而来,又四下离去,好不畅快。只可惜,现在九寨的裸鲤鱼已经渐渐变少,很难寻觅到一大量鱼群的身影了。据说是因为裸鲤鱼生长缓慢,而过去藏民因为受到传统和宗教的影响而不捕食鱼类,裸鲤鱼才能在这里得以存活,可是随着大量人口迁入,捕鱼强度的增加,现在的裸鲤鱼群已经寥寥无几了。

  阳光从突兀无叶的树干照下来,有明明的光圈,蓝天白云,风和日丽,迷离又安静。熊猫海向下就是箭竹海 萧萧箭竹,倒影在湖中,静如天籁般空灵而纯净。张艺谋当年为拍摄电影《英雄》在箭竹海上修建的凉亭也早已拆除,而今只有完全的自然景观让人感受到无比震撼与美丽。静静凝视绿如瀚海的箭竹海,远处是静谧而深邃的淡蓝色远山天空,一切仿佛在梦中。无名颚下滚落的那一滴不知是泪还是水?是对爱人相依的感动,还是对英雄侠义的惋惜?这一切都只能留给观众去猜测罢了!

  看远处的林中,有杂色的牦牛在远处静卧,废弃的木楼,斜了,楼前是晒草的高高木架。腐朽的枯木在湛蓝的湖水中清晰可鉴,旁边有枯枝败叶和蝼蚁爬过,如同爬过时间的脊背。这面湖水,将雪山、绿树、碧空、白云、飞鸟和游鱼藏纳其中,大自然的枯荣几许都不过是过眼烟云,只有这湛蓝的湖水 照到心底真实的自己。

  【后记】时光荏苒,转瞬即逝,我的九寨沟之旅也即将画上句号,这里的景色美不胜收,让我不忍离去,在金色年华中,邂逅了你,然后,共同编织着一曲最美的秋天的童话。

  愿风儿带去我的眷恋穿过斑斓彩林,越过山涧溪流,飞向碧云天去,然后随着这高山融雪汇入星罗棋布的海子中,成为一湾湛蓝。

下一篇:恋恋·杭州

首页 | 关于博凯 | 中文配音 | 外语配音 | 游戏动画配音 | 专业翻译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新闻动态 | 配音网
蜀ICP备13013803号-1 成都中启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配音公司)版权所属 配音热线:028-66686660

博凯佳音是专业配音网站,专注配音12年,提供广告配音,课件配音,游戏配音,动漫配音,动画配音,外语配音,英语配音,专题片宣传片配音,促销配音,影视剧视频配音,影视剧外语翻译配音服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