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配音公司 > 声行漫步 >
 声行漫步

恋恋·杭州

时间:2017.01.17    作者:配音公司

  沿着桃红柳绿的西子湖畔骑车,等一场春雨滋润心扉;徘徊在清河坊,寻寻觅觅那前尘的牵挂;站在断桥上,等待千年的相遇与爱恋;沿着大运河徒步行走,感受沉淀着历史的长河从身边缓缓淌过。很多缠绵悱恻与这里有关,很多英雄气概在这里长眠,这里是杭州,一个令人梦驰神往的地方。我是朵拉,此次的旅途,将由我和你一起漫步杭州。

  【断桥】

  人们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就是天堂。而西湖,是杭州的一双眼睛,赋予了杭州无尽的灵气和生命。请在西子湖畔等我,带上我最爱的栀子花。

  我看到你了,请跟我来。我们先去租辆自行车吧,然后,我想跟你说一些关于西湖的故事。

  看那边的桥,它就是断桥,这里是西湖的西北角。断桥残雪,是西湖十景之一,断桥并没有断,却以另一种诗意的方式证明了自己的存在。因为冬雪初霁,古石桥向阳面的白雪逐渐消融褪去,而背阴的地方依然玉砌雕阑,从远处看,桥似断非断,就被口口相传认为是断桥了。南宋时,许仙和白素贞的爱情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清明时节雨纷纷,白蛇幻化成人,想要寻找一千七百年前的救命恩人小牧童,观音大士指点她说:“有缘千里来相会,须往西湖高处寻”,寻寻觅觅,痴痴盼盼,看,那断桥上,眉清目秀,衣袂飘飘的不正是千年前的恩人许仙许大官人么?断桥是一段爱情的起点,也是一个圆弧的终点,白娘子水漫金山之后,被囚禁于雷峰塔下多年,最后在断桥上再次与许仙邂逅重逢。站在断桥上,期待一场细雨,想起千年前,红伞为媒的那段旷世奇缘,心里默默期待,在这细雨的西湖寻觅到我内心的悸动,为这样的美景,为此刻的情怀。白娘子在断桥上,瞥见了后生许仙,你在断桥上遇见了谁?

  看北边那座秀丽的山峦,它是宝石山,山上的保俶塔已立了千余年,远远的就能瞧见,不过半山腰的抱朴道院却不是每个人都去过,过去道院里经常会看到几个仙风道骨的女道士在抬木料,她们自力更生,不与凡尘纠结,这里没有嘈杂,只有六根清净的幽僻。出抱朴道院的山门就是葛岭,登上葛岭可以俯瞰全杭州城,像一幅立体的水墨丹青,一半湖水,一半城市,解不开的温柔,在城中慢慢发酵。再远一点,奔腾的钱塘江依城东流去。古时的杭州城很小,你看,从庆春门开始经武林门到望江门、清泰门,总共九个城门,城门内就是杭州古城的范围。

  山下的堤岸有柳条垂绦,莺鸟雨燕绕柳嬉戏,远处一抹青山上藏着楼宇阁亭,我总会想象着古时的达官贵人在这里夜夜笙歌,暖风熏人醉,他们是刚来杭州不久的皇族,因为国家被外敌强占,所以迁都到这里,继续做着家国天下,千秋万代基业的美梦,这个朝代历史上称为南宋。因为陶醉在西湖的美景中,把国仇家恨抛之脑后,也忘记了北方依然奋力抵抗外敌的万千将士如何孤立无援,这里的他们沉迷于人间天堂的繁华美丽,弹冠相庆,大肆歌舞!“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卞州。”看来,说江南不适合定都不无道理,只是因为这里太悠闲,太美好。

  我们下山吧,沿着白堤向南前行。白居易曾有一句:“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这条白堤虽然并不是白居易主持修建的那条,但是杭州人为了纪念这位老父母官,依然把这里也称作白堤。欣赏白堤的最好时节就是春天,因为一株柳夹一株桃,桃红柳绿总让人觉得是恍惚走进了世外桃源。老杭州人一定会建议你,从断桥这头往孤山走,也就是我们现在的前行方向,为什么要这样呢?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样才能看到远处山春如黛,水色潋滟的美丽。堤上的长凳上总会有年轻的男女在附耳低语,欢声笑语,这里是爱情产生的地方。

  【孤山】

  上到孤山上,天空果然飘起细雨,想起苏轼的那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雨中的西湖就是一个略施粉黛的清秀女子,即使面有忧愁,弱柳扶风,也不能遮掩她的美丽。这么的,就想起西施来,说西施的美让水中的鱼儿都沉醉,不过严谨的治学者会告诉你说不过是因为西施在西湖水边洗脸,掉落的胭脂引来了贪食的湖鱼,因为铅中毒才沉到水中,不过西施的美还是毋庸置疑的,但红颜美人的结局总不算太好,于是怜香惜玉的文人墨客为了给西施美人一个归宿,就拉上了懂得“狡兔死,走狗烹”的名士范蠡来成就西施的美好姻缘,结局说他们归隐山林做了一对神仙伴侣,这样也不错,美好的遐想总比悲剧来得讨人喜欢。

  看来这西湖边上果然掩藏着太多的爱情,一丝一缕的气息回荡在城市的上空,不需要给予太多美丽的辞藻或是布景,因为西湖就是这场风花雪月的舞台,用最宽阔的胸膛拥抱这多甜蜜与无奈,最终湮没到沧澜的历史痕迹中。淡淡的爱恋,抹不开,化不开,百转千回又无声无息。你说,你期待与相爱的人牵手漫步湖边,我也愿意和你一起守候花开花谢的时光,一直走下去。

  前面的小山就是孤山,据说曾是康熙下江南时的行宫,四面环水,只有两堤相连,算得上是福地了。向北望可以看到来时的宝石山、保俶塔,向南望是我们的下一站的去处雷锋塔,湖水轻漾,一条条的鱼儿在水追逐嬉戏,吹出一颗颗的水泡泡来。

  旅途的好处就是边走边看,体会不一样的情怀,故事。比如说现在,身边的游客念到“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那颤颤的山东话的确淳朴可爱,他们说看惯了青砖红瓦和黄土地,看到锦绣江南的圆润细腻自然特别激动。说起江南,便想到杭州,而这杭州又总离不开荷花,虽然只是四月的春天,而湖中的荷不过才露出尖尖角来,可还是会联想起“西湖烟水茫茫,百顷风潭,十里荷香”的种种好处,到了夏天一定是这样吧!山如青岱水如绸,人的心也不由的柔软荡漾。

  继续前行,拐弯就可以看到西泠印社、放鹤亭等,放鹤亭是为了纪念宋代隐居士人林和靖所建,他一生不曾婚娶或是做官,而是以梅为“妻”,以鹤为“子”,风骨高洁。不禁赞叹江南果然人文气质,小小一座孤山,总能用美丽的传说和逸事打动每一个前来的人。就像久居于此的杭州人,他们总说:杭州的美,需要细细体味才知道。因为四季有别,晴雨有别,在喧嚣的都市之外,有这样一面湖水,它洗涤着内心的烦恼与不安。

  看眼前的山青水绿,看身边悠然自得的茶客,心中生出许多安逸。感叹,原来悠闲的生活不在别处,就在这里,在我们身边。所以,我们不妨去孤山脚下的楼外楼,尝尝地道的杭州的美食。楼外楼是杭州老字号,店里的西湖醋鱼一定不可错过,它上过国宴,是四方游客交口称赞的佳肴;还有莼菜汤,莼菜是西湖水中特有的水生植物。说到莼菜,XX就想到一个典故,说的是晋朝的名士陆机去见当时的北方贵族王武子,王武子向陆机炫耀起羊酪,说世上怕没有比这更好吃的东西了吧,陆机斜眼一看,这膻味十足的东西算什么美味?然后回答说:“怎么没有,我们家乡的纯菜汤好吃上千百倍呢!”而这句“千里莼羹,未下盐豉”的千古名句也因为陆大学士的才情大名,流传开来。一直很好奇莼菜的味道,尝起来,果然鲜嫩清爽,百般滋味尽在其中了。还有这里的东坡肉,号称全杭州味道最好的,一定要试试看了!

  过西泠桥,桥畔是苏小小墓,旁边一座慕才亭,毫不起眼的一座六角小亭。这里也有一段故事,说的是南齐的歌妓苏小小,路经苏堤时,瞥见了少年书生阮郁,于是她写了一首诗:“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于是,无光山色,花前月下,总能看到一对璧人的身影,许下海誓山盟的诺言,但结果却是不得善终的,同中国戏剧很多老套的剧情一样,书生上京赶考,一去杳无音讯,苏小小苦等无奈,又因为声色俱佳不堪纠缠欺辱,最后在一个秋菊凋零的月夜,含泪死去。生如夏花之绚,死如秋月之静算是苏小小短短27芳华的最好写照,而受到苏小小资助的穷书生,因为敬慕苏小小的为人,凑钱依照她的遗言,在西湖边西泠桥畔建了一座慕才亭。 流连慕才亭,面对苏小小,总能拾起一些遗落的美好来。

  【岳王庙】

  在北山路西段,就是岳王庙,岳飞用一生的实际行动践行了精忠报国的承诺,只是抵不过流言蜚语的谄媚小人,最终断送了性命。如今的岳庙前,依然有秦桧等奸臣长跪的石像,而杭州老百姓也用一道“油炸桧”的小吃来痛斥小人。岳庙还有明代的大将于谦,他少年时写下的这句“粉身碎骨浑不怕,只留清白在人间”,似乎预示着悲剧的最终归宿。于谦曾经官拜少保,而且战功显赫,杀退了西蒙古瓦剌军,迎回了英宗皇帝,只是被英宗记恨在心,政变登基之后,即刻置于谦于死地,又一个悲剧英雄故事的重演,岳庙让我们记住了这样的一段历史,这样的一段岁月。杭州,不只是儿女情长,悲壮的英雄气短也荡气回肠。

  从北山路往前走,是曲院风荷,据说过去这里酿酒,每到入夏总会酒香伴着荷香,可谓香不醉人人自醉!不过现在正是春天,所以无法领略荷花满池,风吹莲动下渔舟的韵味了。一路向南就是苏堤了。老一辈的杭州人说起苏堤,一定念念不忘在苏堤边上抓些田螺烤来吃,是怎样的美味;不过在更多人心中,闻名的依然是“苏堤春晓”,它是杭州的十景之一,看到满树的花朵次第开放,掩映在绿树湖光之中,每一片花瓣都像是萌生了春的醉意,随着细雨低声喃语。

  左手边的湖心有三潭印月,碧波粼粼的水面上,白色的石塔倒映亭亭如玉立,宛在水中央。看那边背着包的游客,拿出一元的钞票,为背面三潭印月的图案是从哪个角度选景的而争论不休。苏堤一路向南,经过六桥到花港观鱼,再到南山路,就是雷峰塔了。旧时的雷锋残塔已然不在,新塔是民国时期修建的。南面的雷峰塔和北面的保俶塔交相辉映,所以俗语说“雷锋如老衲,保俶如美人”,不过塔下没有法海或是白娘子,只有地宫遗址可以参观。雷峰塔后是南屏山,旧十景的南屏晚钟就是说的这里,听梵音钟声回荡耳边,将这个城市洗尽铅华。

  沿南山路一直往前的这个是长桥公园,“十八相送”就发生在这里,传说亲密的恋人们只要沿着这座不长的长桥往往复复走上十八个来回,就能够相爱到永远,再不分离。人们说:爱情总是让人失去理智的东西,所以即使只是杜撰又何妨,热恋中的人不会放过哪怕一点点能够让爱情永久保鲜的东西,那么这些关乎爱情的圣地,永远值得驻足停留。

  从长桥公园沿万松岭路上去大概一站路的脚程,是万松书院,梁祝同窗三载的“艳遇”故事就发生在这里,又一个让人潸然泪下的爱情,这里保存的是甜蜜的情窦初开和羞涩的少年情怀。不过现在,在一个剩男剩女被大肆渲染的年代,万松书院无疑再次担纲了延续爱情的重要角色,这里成为了杭州城相亲大会的根据地。每到周末,就会有上千单身男女的信息被制作成标签或是贴纸,在长长的绳子上飘荡,何时能够找到自己人生中的另一个半圆,组成完美的婚姻,是需要时间慢慢等待的。只是这等待,不知何时是尽头,悄无声息的,容颜老去,再回首从前,重逢时,对生命中的过客们说:“好久不见”,不是因为不爱才寂寞,是因为爱了才寂寞。

  【清河坊】

  返回南山路,从柳浪闻莺向东,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就可以来到清河坊,它座落在吴山脚下,是杭州的皇根所在。走进河坊街,街道两旁的店铺都是清一色的木楼青瓦,竹篾灯笼,或是特产店铺,或是饰品小店,但更多的是中药店。其中最显赫的算得上是“胡庆余堂”了。胡庆余堂建于1874年,是清末著名红顶商人胡雪岩的商号,耗资白银三十万两建立的。整座建筑犹如仙鹤,是国内保存最完整的清代徽派商业古建筑群。而胡庆余堂调制重要也美名远播,庆余丸、散、膏、丹都广受好评。俗话说“北有同仁堂,南有庆余堂”,胡庆余堂见证了历史变迁,也传播着“江南药王”不衰的美名。

  胡雪岩来自徽州,和所有的徽商一样,少年时期就出外闯荡,俗话说“十四五六,往外一丢”,而这一丢,胡雪岩选择把自己丢在了杭州,从一个跑堂开始到掌柜,再开办自己的商铺,到著名的红顶商人,成为徽商中最具名气的一个。胡雪岩走过的路并不简单,其中的艰辛也非常人可以想像的。胡庆余堂的店铺中,“真不二价”的匾牌,心中有的不仅仅是对药材的信赖,更多的是对成功者的敬仰。

  胡庆余堂的产生也有一个故事,胡雪岩决定在杭州要开药店,先后请过四位老先生,虽然都精明能干却不合胡雪岩心意。直到有一天余姓的先生来应聘,他对胡雪岩说:“急于赚钱的,见钱眼开,只知道拼命地捞;正当赚钱的,就要重视信誉,细水长流。你要请我做账房,就要准备先蚀三年本”胡雪岩不觉眼前一亮,那余先生接着说:“每家药店门口几乎都写着“地道药材”,却不容易办到。驴皮非囤三年就不能熬成上好的膏;女贞子要经过五蒸五晒;红花要隔年采聚于西藏;茯苓不来自云南的洱海苍山不能算上品;麝香要当门子;鹿茸要血尖。药是治病救命的,所以贵到犀角、羚羊,贱到通草、马勃,都必须精选精挑,不能含糊马虎。不在质量上胜过他家,又怎么能打响牌子?开药店总得图个百年大计。归根结底一句话,蚀得三年本,才能慢慢赢利!不然,还请另请高贤。”诚信也是胡雪岩经商的座右铭,因此心服口服,他请余先生做账房,把药堂称作“胡庆余堂”。

  胡庆余堂后面是中药博物馆,里面陈列着很多中药,闻到了吗?淡淡的中草药的味道,带着一点点甜味,一点点涩味,就是这样清清淡淡散落到空气的微粒中。人参、鹿茸、甘草、当归、蛤蚧、蜈蚣等等上万种药材,或是切成小片,或是研磨成碎末,或是整个的,分别盛在精致的竹筐或是木桶里,上面的标识告诉你麝香可以止痛,催产;甘草可以补脾益气,润肺止咳等等。每一筐的药材都像是一件件艺术珍品,向世人展示着璀璨中药文化的魅力。除此之外,这里还有中药植物、动物、矿石标本,当然,这里的镇馆之宝是7000年前浙江河姆渡文化时期、西汉长沙马王堆和宋代泉州湾沉船等地出土的药材,虽然已近石化,却依然令人叹为观止。

  前厅有窗口零售中药材,看白大褂的老师傅用精巧的小秤称药,尾指上翘,细细秤杆上的刻度闪着金光,称好之后,师傅把将秤盘上的药草倒在纸上,细细地叠成方方正正的小药包。我想,这样原汁原味的老字号中药店在很多地方怕已经很难找到了吧?后面的手工作坊厅中,经验丰富的老药工会进行现场对中药材进行手工的切片、研磨,看大块我分不清材质的药材被切成薄片,看车药的大刀起起落落,古老又神奇。

  向前继续走,有观复博物馆,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家私人博物馆,里面可都是家具收藏者的最爱,红木的官帽椅、黄花梨的蝉椅、紫檀木的雕花大床等等,他们的历史也很久远,都是明清时期的名匠所作,想想从前钟鸣鼎食之家,富丽堂皇,不也是从这精细雕琢的家具中窥见端倪吗?

  清河坊的尽头是保和堂,这个名字你一定熟悉,它是《白蛇传》中许仙学徒的地方,这是一家有近千年历史的中药铺,因为无偿为附近的穷苦百姓看医问药,获得了广泛的赞誉。只是清末年间,随着胡庆余堂的日益兴旺,保和堂才走向衰败。如今这里是游客们常来的地方,门口的许仙铜像成为许多人一定要合影留恋的地方,许仙穿着长衫,撑着油纸伞,是在等待白娘子的归来吗?现在的保和堂里,依然出售自制的药酒和药茶。那飘着白色花瓣的是菊花茶,一朵朵的杭白菊绽放在药茶中,可以清肝明目和散风清热。滚烫的一大碗,不要急着一口喝下去,它有一点点的涩味,却口齿留香,喝完才能感到苦尽甘来的甜,沁人心肺。

  【吴山夜市】

  从清河坊坐K35路车到平海路站下车,往南走就是吴山夜市了。吴山夜市是杭州最有人气的夜市,虽然已经不在吴山,而是搬到了惠兴路和仁和路地段,工人文化宫前;但是杭州人叫习惯了吴山夜市,搬迁之后还是这么叫。在这里,可以买到很多杭州特色的东西,现场制作的茶叶、图章、京剧脸谱、雕刻、丝绸、折扇等等。当然还有玉石陶瓷、百货、钟表、衣服鞋帽,总之你能想到的,在这里都能找到。

  在这里买东西,不用担心钱包的钱不够,而是到底怎么样才能逛完,因为夜市很大,摊位很多,每一间都心思巧妙,独一无二,一不小心可能就会错过最爱的东西,所以睁大眼睛,仔细选,认真挑,那么一定会收获得盆满钵满。杭州人说:吴山夜市虽古老,却很性感。过去式卖古玩字画,后来逐渐扩大影响,成为无所不包的夜间集市。在路边摊买一杯丝袜奶茶,还有一串章鱼丸子,我们边吃边逛吧!

  这里的开价不低,所以会砍价就变得优势十足。商品琳琅满目,却平易近人,这就是夜市的好处,花钱不多,收获满满。在这里扫货的外国游客也不在少数,他们径直就能找到一些店铺,这里的仿货质量不错,价格可爱,一次多买几个也不亏。还有汉语说得十分流利的韩国女留学生,亲热地对年轻的老板抛媚眼,一口一个o ba叫人不忍心还价。

  这边摊上,地上堆着满是大大小小的波尔卡圆点或是粗麻布似的衬衫T恤,很像是日本设计师川久保玲的风格,吸引的自然不是平常人的目光,反而是一些离经叛道,透着一丝颓废朋克的个性潮人才能看上,拥有强大气场的人才能演绎出不俗的品味,一如川久保玲黑白色调的照片,平凡的花菇头下一双眼睛永远是冷峻的眼神和漠然的神情,即使在时尚圈中与一群圆滑世故的欧美设计师坐在一起,她永远还是那么不温不火,有些拘谨。不过这里的衣服可都是老板的原创设计,“穷风流、饿快活”的丐帮look,一点也不输给考究挺括、动辄数万的channel,带着邪恶的优雅,不对称的对襟,背后鼓出个褶皱大包的风衣,活像巴黎圣母院里的钟楼老人,可正是玩味的设计和出位的搭配赢得了时尚达人的热捧。在吴山夜市买衣服,挑选的不只是款式,更是一种对生活的追求。合适自己的,总是最好的。

  当然,还有“练摊儿”的现场作画的老艺人,他们在闹市中也不受干扰,气定神闲地坐下就开始作画,有赏识作品的人,他们也不卑不亢,从容地买卖,这份气度的确让人佩服。号称53第一潮男的宝华哥也是吴山夜市的摊主,他的奇装异服和特别装扮也是出了名的,哈伦裤,撒花小袄,水晶耳环就是他的经典造型了,犀利的风格格外引人注目。

  杭州的特产吗?吴山夜市也有,看那边,小贩高声叫卖的就是杭州的绸伞,轻便的竹骨还带着淡淡的绿色,透着清新的竹香,轻巧柔滑的绸面薄如蝉翼,上面绣着朵朵木槿、水莲,实在是美不胜收。当然,要最新的流行款式也是有的,比如这把豹纹绸伞,野性又不失华贵。看到那边满满的折扇铺了吗?铺天盖地的折扇,这是王星记的扇子,绝对算得上杭州名品的代表,光绪年间王星斋创建了王星记扇庄,因为做工考究而闻名全国,其首创的黑纸扇还被作为“贡扇”送往朝廷供王孙贵胄们使用。

  迷恋这里的清茶、藕粉和糖桂花,但更迷恋这里的夜色。从吴山夜市出来,到西湖边上吹吹风,看雷峰塔的灯光早已熄灭。杭州夜色,像一双迷离的眼睛,看着身边的你我,想要读懂她的眼神,可是直到最后,依然一知半解,一颦一笑,只能深深的沉醉……

  【六和塔】

  六和塔的历史已经不可考究,宋徽宗时就毁于兵战,到了南宋高宗年间因为钱塘江潮毁坏堤坝良田而重修六和塔,到了元朝元统年,六和塔因为年久破败再次得到细致的修缮,不过明嘉庆年间倭寇入侵杭州,它再次被战火洗劫,万历年间的高僧莲池大师再度主持重修六和塔,经历几许朝代更迭,六和塔的命运几起几落,但最终它留了下来,所以我们看到了现在的六和塔。

  六和塔塔外十三层,内部是七层,每一层的匾额都由乾隆皇帝亲笔题写:初地坚固,二谛俱融、三明净域、四天宝纲、五云覆盖、六鳖负载、七宝庄严,皆有不同的寓意。塔身自下而上塔檐逐级缩小,塔檐翘角上挂了104只铁铃,每每风动铃响,饶有意境。前些年因为修复完善,无意间居然发现了塔内的彩绘壁画,人物花卉,鸟兽图案等雕刻,非常精致。登到塔顶,看钱塘江近在咫尺,波澜壮阔,如果遇到江潮,那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了。但事实上,上六和塔观钱塘江大潮的确成是杭州人从古至今的保留节目,每到八月十五,滚滚潮水袭来时,六和塔顶总少不了观潮人。

  六和塔的故事,钱塘潮的故事,就会记起《水浒传》中的鲁智深,当年梁山泊一百单八好汉南征方腊,而后损兵折将,生离死别,宋江将兵马驻扎在六和塔外的寺庙内,鲁智深听到塘江上潮声雷响,为是战鼓声,便起身准备迎战。后来僧人跟他解释,才知道这是潮信,于是他想起以前出家时师父说过“听潮而圆,见信而寂”的偈言,觉得这是宿命,便在六和塔边圆寂坐化了。

  从六和塔出来,我们乘旅游专线Y5到虎跑去吧!虎跑,就像一个充满水的世界,颀长高大的乔木立在一湾浅水之上,树边的浮木和青草长得正好,水中树的倒影,太阳的倒影化作点点光斑,给宁静的山色带来喷薄而出的美丽。远处层层叠瀑的流水声清脆悦耳,山涧石峰的水流在涡旋中打着转儿,几片新叶随水漂流,山寺前的一方池塘的水因为池中的树叶腐烂的原因,变成了淡淡的蓝色,济公庙的鳞鳞青瓦上飘落着樱花的花瓣,一株山樱开得正绚烂,将一抹嫣红留在了幽静古寺。

  济颠和尚的石雕算得上是虎跑的标志,济公枕手侧卧,那表情依然悠闲自得,毫不察觉身边两只栩栩如生的老虎,这是虎跑的传说。相传唐元和年间,有个名叫性空的僧人住在这里,但这里没有水,生活很不方便,无奈之时正准备离去。一天夜里,性空梦见神仙告诉他:明天会有二只老虎将南岳童子泉移来。第二天果然看见二只老虎“跑地作穴”,涌出泉水。当然这只是传说而已,实际上虎跑因地处群山之低处,地下水随岩层向虎跑渗出,由于水量充足,所以虎跑泉大旱也不干涸。

  我们去虎跑茶室喝喝茶吧,感受一下江南茶文化的雅韵。杭州的茶室一般建在西子湖畔的那些亭台楼阁或是山林泉水边,虎跑茶室算得上是杭州最为出名的茶室之一,用刚从石缝里滴嗒出来的泉水,烧开了沏茶,无须加盖,只两三分钟,一杯茶就算泡好了。杯中一湖碧波荡漾,那嫩绿的叶子如小舟微微起伏。想起《红楼梦》里妙玉在栊翠庵请宝玉、黛玉、宝钗三人吃茶的典故,妙玉用了五年前在玄墓蟠香寺收的梅花上的雪,用花瓮瓮着,埋在地下,等到夏天才开盖取用。古时候的人将泡茶的水分为“梅、兰、竹、菊”四等,“梅之水”采自隆冬季节的压梅雪,算得上是泡茶水中的圣品。

  妙玉的良苦用心不知会否有人怜惜,但虎跑的泉水无疑受到了杭城百姓市民的青睐。龙井茶、虎跑水号称西湖双绝,杭州人都说用虎跑泉的水泡龙井茶是天作之合,所以很多人会不远千里,带上好几个塑料瓶,装满虎跑的泉水带回家。他们说,虎跑泉有一种魔力,喝了这里的泉水,就会身体健康,延年益寿。

  弘一大师李叔同的舍利塔也在附近,这位对音律、戏剧、书画、篆刻无一不通的文化巨匠与杭州也有很深的渊源。当年,李叔同来杭州,常常独自一人出门,去西湖边的小茶馆景春园吃茶,爱上着清茶淡水的安静,随后又羡慕起有道德的出家人的生活,直到后来去了定慧寺出家。耳边那曲“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还在悠然回响,曾和我们一起唱过骊歌的朋友啊,却不知何时能够重逢?

  【西塘】

  从杭州汽车东站坐车,2小时左右,就可以到达西塘。西塘是完全不同于杭州的另一派江南水乡。西塘很小,不需一天就可以全部走一遍,西塘又很大,只有静静徜徉,你才能感觉到它的妙处来。当年《碟中谍3》中汤姆克鲁斯在白墙黛瓦间的跳跃穿梭,在烟雨长廊间的飞速狂奔,让全世界认识了江南水乡——西塘。

  清晨,租一只手摇船我们就可以出发了,小桥流水,两岸粉墙高耸,瓦屋倒映在窄窄的河边上。这是一座生活中的城市,它不因游客的到来而做出商业化的恶俗改变,还是保持了原有的模样,清新自然,不容亵渎。西塘的人该玩乐的玩乐,该做饭的做饭,该干嘛的干嘛,悠然自得的生活,不用介怀房价如何高涨或是GDP的指数又下降了,因为这里的人们,保留了最朴实的生活方式。

  看旁边的烟雨长廊,其实是西塘建在水边的街,街,又是廊,因为带着清一色的墨瓦盖顶,西塘人叫它“一落水”。船行到一座桥边,这座桥很特别,陡立的顶棚,中间有花墙相隔,它的名字叫“送子来凤桥”。古人讲究阴阳学,南阳北阴,古时男为阳,女为阴,所以桥南面是阶梯,北面是斜坡。男子沿台阶而上意味着步步高升,女子三寸金莲小迈步上斜坡,寓意持家稳稳当当,老人们说:“新婚夫妇走一走,南则送子,北则来凤”,很多好莱坞明星来过这里,比如《廊桥遗梦》中的女主角梅利尔就曾从这座廊桥上走过。不过现在看来,倒是有许多票友在桥上自娱自乐,吹拉弹唱,丝竹的清音,老人浑厚的唱词,构成了一曲美妙的声乐。

  西塘的特色是“桥多、弄多、廊棚多”所以这里的旮旯深巷大多长而幽僻。上岸来,走到石皮弄,它建于明末清初年间,全长68米,墙面是216块厚度不超过三厘米的石板铺就而成,因为薄如皮的石板被称为石皮弄。最窄处只有80厘米,只能容许一个人行走,倘若两个人相对而行,就必须错身而过。

  想起看过的一个故事,关于穿越了千年的爱恋。男女主人公在千年之前在狭窄的小巷遇见,那是个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的幽僻弄里,青衫布履的年轻书生远远地瞧见了迎面袅袅走来的秀美女子,两人的目光如水般交融到一起,又都立刻羞涩地低下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相遇,书生轻轻侧身,给女子让道,女子低头微笑表示谢意,眼眸流转,莲步婀娜,擦肩而过。恍惚间,黄裙衣带如清风水流般飘逸而过,女子的浅笑春晕仍在脑海中徘徊,只留那环佩叮咚在空巷中流淌。后来,后来,没有后来。也许女子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也许书生只是一个寒酸落魄的穷书生,这不过是最常见的《西厢记》一类故事的翻版;又或者这女子是某名楼的红牌歌妓,书生是家缠万贯的纨绔子弟,又是一曲哀怨缠绵不得善终的老套悲剧,但没有结局的爱情总是最让人遐想连篇。千年以后的现代,身份轮回转变,两人在深巷中再次相遇,只是不知心里还会不会暗自留恋:会是千年以前的那个他吗?于是在狭窄的古弄里,我们可以期待下一个转角,会不会邂逅一场风花雪月。

  漫步在西塘仄仄平平的街道上,抬头看湛蓝的天空,就像一条蜿蜒的河流,流向西塘的远方。选择一个茶馆,在慵懒的午后阳光里,捧一杯茶,和在西塘刚认识的朋友藤椅上围一圆桌,喝茶,啜饮小口,慢慢品尝,谈天说地,窃窃私语,都没有人管我。廊前树下一坐坐到太阳偏西,那茶也已淡而无色,只有夕阳斜照的颜色却愈加浓烈,渔舟唱晚,酒香飘逸,那是西塘大大小小的酒吧开始营业了,每到入夜这里的魅惑更加迷离,连天空也很应景地换成了变幻莫测的紫罗兰色。

  夜游西塘不失为绝好的选择,带着黄酒勾起的几分醉意,漫步西塘的青石板路。看这里也有卖花灯的,扎得比其他地方更漂亮些,桃心型的纸碗组成一朵朵的莲花,按大小不同价格不同,小的8块,大的15;颜色也很多样,红的、黄的、蓝的、紫的,卖花灯的女孩说,每一种颜色代表不同的祈愿,我记住了一种,红色的代表爱情。

  看深夜的西塘,沿河长廊的一串串低垂下来的红灯笼久久不熄,对西塘人来说,不过是看惯了的路灯,可在游客心中却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比如静坐在石桥边上的那个男孩,有点落寞的背影,手上架着画板和炭笔,手肘在不停抖动,炭笔与画纸摩擦的沙沙声在寂静无声的夜里显得悦耳而舒服。我走上前去,低头看那埋头画画的男孩,手中的画纸是一幅西塘夜色的炭笔素描,一层又一层的黑色,深深浅浅,那是黑色的天幕,墨色的水流,浅色的石桥和沿河的民宅,只有河边的灯浅淡而温暖。

  他抬头看我,不说话,我想也许我贸贸然闯进他的领地有所打扰,只好赶紧找话题来化解尴尬。我问他:“你也是来西塘写生的吗?”他答:是,我说:“我也是”。他停下笔,抬头盯着我的脸,一会儿,然后问:“你为什么来西塘?”我说:“只是喜欢无拘无束、漫无目的穿梭在古镇的街头巷尾,好像一直有这样的梦境,直到走到自己的心里。”他追问我:“你想要逃离什么吗?”我愣住了,心里反复问自己:“我想逃离什么?”然后坚定地回答他说:“不,不是这样的,我喜欢旅行的过程,有心的归属感。”

  其实这个答案早在心里了,为什么动摇或迟疑呢?大概是旅行久了吧!他笑了,淡淡的说:“也许你是对的。”也许他有难以言明的隐情或是故事,我没有多问,对于某些内心深处的东西,也许不再提及、碰触,就是最好的。我站在他身边,看每一条街道都充斥着淳朴的记忆,粉墙,乌篷船,水乡的怀抱、水乡的烛火在静谧的夜色中轻轻跳跃。西塘,像是等待了千年的眷恋。

  【后记】

  从西塘返回,杭州的行程也渐近尾声,连绵不绝的爱恋是杭州的脚步,每个人都不过是匆匆过客,但只有对爱的追求长存不息,期待爱与被爱,就像弥漫在杭州空气里的那种关于爱的气息,或淡或浓,却在我们的心中久久扎根,无法抹去。

  轻轻的,我将离去,带不走的是这里的美丽,带得走的是你我的回忆。恋恋,杭州,有一天,我会再回来。

下一篇:柔软·丽江

首页 | 关于博凯 | 中文配音 | 外语配音 | 游戏动画配音 | 专业翻译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新闻动态 | 配音网
蜀ICP备13013803号-1 成都中启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配音公司)版权所属 配音热线:028-66686660

博凯佳音是专业配音网站,专注配音12年,提供广告配音,课件配音,游戏配音,动漫配音,动画配音,外语配音,英语配音,专题片宣传片配音,促销配音,影视剧视频配音,影视剧外语翻译配音服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