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配音公司 > 声行漫步 >
 声行漫步

华丽邂逅——上海

时间:2017.01.17    作者:配音公司

  石库门里斑驳的老弄堂,深藏着许多的快意恩仇;思南路上静谧的老洋房里,演绎着一幕幕悲喜戏剧;身边擦肩而过的旗袍女人,一颦一笑令人迷醉;高脚杯、老唱片的光影交织中,流淌出几许香艳的味道。这里是时尚繁华的代名词,这里也是怀旧风情的风月场。我是XX,今天请跟上我的脚步,一起穿越时空隧道,走进国际大都会——上海。

  【静安寺】

  这里是静安寺,是上海最著名的古寺之一,相传始建于三国孙吴赤乌年间,里面有大雄宝殿、天王殿和三圣殿三座建筑。进入需要门票30元,香火需要另算,尽管如此,每天来这里上香的人依然络绎不绝。人们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虔诚地行善积德,也一定能得到佛祖的庇佑。这里,有“静安八景”,赤乌碑、陈朝桧、讲经台、虾子潭、涌泉、绿云洞、沪读垒和芦子渡,他们大多与文人墨客或是圣僧行者有关,有的景点几经变迁,逐渐消失;有的却长存不息,并被城市的管理者巧妙运用,发扬光大。

  过去静安寺有庙会,它起源于一年一度的浴佛节,逐渐演化为每年农历四月初八定期举行的大型集会,这个时候就会有很多商贾小贩聚集到这里买卖东西,游客也会很多,几十年后,庙会逐渐固定壮大而形成了庙市,这是静安区商业的渊源。随后寺院的山林被一点点蚕食,土地相续被出租变卖,变成了商业用房和里弄住宅,幽静的寺庙周边变成了商业街和闹市,到了20世纪30年代,这里已经是十里洋场的西端市口了。如今再来看看静安寺,这么一座古刹与周边的高楼虽然格格不入,但对于寸土寸金的上海来说,已经弥足珍贵了。静安寺旁边有著名的百乐门,当年众多社会名流都在这里出没过。

  出静安寺,就是南京西路了。过去的南京路号称“十里洋场”,因为这里,汇聚了当时最繁华的商贸店铺和娱乐设施,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如今的南京西路一点儿也没变,一样那么富丽,一样那么繁华。这里是上海最顶级的商业街区,众多一线品牌、百货公司汇集到这里,众多追求时尚的男男女女徘徊在这奢靡的街道,人多,请注意安全。路上,有各种各样的建筑,现代的、古老的,西式的、中式的,不同风格的店铺演绎着不同风情,他们挤挤挨挨地汇集到这里恭候着顾客光临。巨型的LV箱子建筑或者是红色霓虹的可口可乐瓶建筑,每一样都标志着这里特有的潮流或是奢华。

  夜晚的南京路比白天更漂亮,暖黄色的灯盏点亮一座座黄粉墙的城堡,灰石墙的钟楼,罗马古典建筑的白色石柱和拱窗,五颜六色的霓虹招牌,在撩人的夜色中暗自妖冶。街道上的车流像是一道道美丽的抛物线,肉果这个城市的心房。大大的落地橱窗里,一盏盏如羊脂玉般的磁瓶在粉色背景墙的衬托下分外动人;漂亮时装、璀璨宝石,都在黑夜中熠熠生辉,悄然展示着它们不菲的身价。

  南京西路很长,我们可以边走边逛,这里的小吃店也很多。继续向前,会看到一个大大的广场,这个就是上海人民广场了。人民广场,是上海人流是上海的交通枢纽之一,因为1/2/8号地铁和很多线路的公交车都在这里汇集,所以很多人约会碰面都会选在这里,加上周边是繁华的南京路和艺术展览馆等,总是不乏甜蜜的味道。不过,你知道吗?这里在租界时代,曾经是驰名中外的跑马厅。1861年,当时跑马总会的董事,英国人霍格,勾结英国驻上海的领事向上海道台提出,要求划出一块土地作为跑马的跑道。在清政府地方官吏的默许下,霍格策马扬鞭,从现在的第一百货商店门口起跑,向西转南兜了个大圈子,然后按马蹄的痕迹将地都圈起来,用低价强行征收了马道圈内的466亩农田,迫使三万多户农民离开赖以生存的家园,最终建成了号称“远东第一”的跑马厅。不过这里也是历经坎坷的,抗日战争时期,被改造为日军的军营驻扎地,解放战争时期又变身为美军俱乐部,直到解放后政府收回跑马厅才结束了这段沧桑历史。

  看到那边的图书馆了吗?它就是当时的跑马厅大楼改建成的;还有那边的体育馆,是看台改建的。人民广场旁边还有上海博物馆、大剧院和城市规划展示馆等等。广场地下有一条“上海1930风情街”,你要去看看吗?街道很短,却浓缩着中外各国的建筑风格,有关于上海记忆的老东西,也有年轻人喜欢的潮牌。前面的有轨电车、老虎灶等等,举手投足间都透着风情无限。

  看到广场边那个饭店了吗?它是国际饭店,也是上海年代最久远的饭店之一,1931年由匈牙利设计师邬达克设计。曾经是“远东第一高楼”,上海人骄傲了50年的地方。据说,中美历史上第一个越洋电话就是在这里,由第一夫人宋美龄拨通当时美国的第一夫人的;而京剧大师梅兰芳和喜剧大师卓别林的首次会面也是在此;建筑大师贝聿铭,正是因为小时候在这附近玩弹珠时看到了这栋大楼的拔地而起,被深深迷住从此才定下了学建筑的志愿。这里承载了很多故事,历史的,曾经的……

  旁边不远处的大光明影院,也是中国电影时代开始的地方,中国电影院的很多和第一次,都与这里有关。当年很多大片的首映都是在这里举行的,所以每每到有新片上映,总有大量的日本富翁专程从东京乘船甚至坐飞机来“魔都”上海一睹为快。穿过人民广场,往东是南京东路,继续往前,就是外滩了。

  【外滩】

  有人说:“外滩的故事就是上海的故事”,正是外滩边一座座钢筋水泥的楼宇,见证了旧上海滩如梦般繁华的往事。外滩也在经历了沧海桑田的风云变幻,它原本不过是一个滩涂之地,1945年这个地段被辟为英租界,随后各国的洋行,银行都在这里建立起来,这样的进程一直持续到今天,所以,在短短的一个多世纪中,上海从一个海滨小城一跃成为远东的最大都市。人们都说:这里——是感受上海灵魂的地方。

  看到那幢仿古希腊式的圆顶建筑物了吗?它是外滩中山东一路的12号,建于1923年,过去的汇丰银行,现在是浦东发展银行。从前面看,有一、二、三,三扇青铜大门,你注意到两旁神气活现的铜狮子了吗?据说是由英国专门铸造的,因为铸成后立刻将铜模毁掉,铜狮子也成了绝版珍品。我们进去看看吧,从顶层中部突出的那个八角形门厅进入,就是营业大厅,门厅八角形穹顶的彩色马赛克镶嵌而成的壁画气势恢宏,据说原本是被涂料覆盖住的,直到浦发银行修复大楼时,意外揭开了穹顶的秘密。穹顶上画的是巨大的太阳、月亮,还有太阳神、月亮神和谷物神。八扇墙壁的顶部则分别描绘了20世纪初上海、香港、伦敦、巴黎、纽约、东京、曼谷和加尔各答等八座城市的建筑风貌。据说为修这座楼当时花费了800万两白银,所以也被称为“从苏伊士运河到远东白令海峡最讲究的建筑”。

  隔壁那幢顶端有钟楼的建筑,是上海海关,会不会觉得它的钟楼造型很眼熟?没错,钟楼是仿英国国会大厦的大本钟样式制造的,它建于1927年;旁边的和平饭店,以前是汇中饭店和沙逊大厦;旁边是中国银行大楼,它建于1920年;外白渡桥后面的那栋楼是上海大厦,建于1934年,当时叫百老汇大厦……这里汇集了52幢风格各异的大楼,哥特式、罗马式、巴洛克式、中西合并式等等,被称为“万国建筑博览群”。 你看,这里所有的建筑都有自己的出生和故事。

  上海外滩,是中国百年都会文化的起点。除了商贸经济,这里灯红酒绿的夜生活也令人艳羡。外滩的啤酒总汇、海鸥饭店的水疗、和平饭店的爵士吧、塞纳河咖啡馆、门口飘扬着的各色国旗,都让外滩披上了美艳的色彩。但是,你知道?三四十年前的上海,却不像现在这般风情万种,甚至是简单的谈恋爱都不容易。往前走吧,我要告诉你一个关于“情人墙”的故事。

  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黄浦江西岸有一条1700米长的防汛墙,半米多高的灰白泥墙毫不起眼,却是上海曾经最浪漫的角落,被称为“情人墙”。很多上海家庭的组建,都是从“情人墙”开始的。那时候,上海除了电影院,几乎找不到其他的娱乐场所,热恋中的情侣们不愿意呆在拥挤的家里,躲在父母的眼皮子底下谈情说爱;也不敢到黑灯瞎火的地方你侬我侬,因为民兵、纠察队可能随时过来巡逻;冷僻的地方更是不行,一不小心就会遭到流氓阿飞之类的侮辱,留下心有余悸的回忆。

  于是外滩的“情人墙”慢慢形成了,这里安全又隐蔽,情侣们可以趴在防汛墙上和着江风谈恋爱,面对黑茫茫一片黄浦江,把背影留给他人,也不怕被熟人撞见。夜晚时,一场又一场的爱情盛宴在这里上映,一对一对,挤挤攘攘在狭窄的情人墙边,人多的时候只隔着一个人的距离,彼此说话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但是,沉浸在甜蜜中的恋人却一点儿也不介意,因为眼里、耳中都只有对方,再也感觉不出外面的世界。“情人墙”不过是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是上海人在寸草不生的水泥地上,用爱铸成的一片森林,遮掩着彼此,让浓情蜜意充满整个夜空。但随着江景改造,以及娱乐场所设施的逐步完善,“情人墙”边的情侣大量减少,它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不过,暖暖的江风,好像还带着昔日甜甜的味道。

  站在黄埔江边,看对岸拔地而起的座座高楼,和上海的地标——东方明珠塔,对这个城市有了别样的情感,纷繁复杂。很多人都曾流连在这片土地,看眼前的繁华气势,立下豪言壮语;又有多少人为了追梦来到这里,多少年后,也不知道这个梦到底有没有实现;或者直到实现之后,才发现,原来寻梦的过程才是最快乐的。这个城市并不寂寞,因为这里埋藏着许许多多的梦想和故事,是城市的人让这个城市更加美丽。

  乘地铁2号线,我们去浦东看看吧!走进东方明珠电视塔一探究竟。塔上的三个球体分别提供展览、餐厅、观光等用途服务。东方明珠塔267米上的球体,是亚洲最高的旋转餐厅,每到入夜,从这里观看浦江两岸的灯光次第亮起,流光溢彩令人沉醉。这里的法式蜗牛、抹茶蛋糕、三文鱼和俄罗斯浓汤都值得期待。返回世纪大道,继续向前,是上海新兴的金融中心陆家嘴,这里的银行街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国的外资银行。由世纪大道右转到银城中路,是金茂大厦。

  浦东是“上海高度”的象征,弹丸之地聚集着四五十幢高楼,成为这个国际都会的新地标。每天高收入的白领人群如潮水般涌入这里,他们是这个城市的精英,夜色中,他们又四处流散、渐渐隐去。夜色中闪烁的霓虹为外滩罩上了神秘的面纱,深夜的黄浦江,沉沉的轮船的汽笛声,让这里的夜更加宁静,你可以听到这个城市最深处的声音。

  【城隍庙】

  沿着方浜中路往西走,这里是上海老街。它像一条时光隧道,将我带向一百年前旧上海的繁华。雕花的老虎窗,褪色的红灯笼,黄色的酒旗随风招展。这里像一个长开不散的庙会,让人流连忘返。

  岁月在老街有了自己的价值,年代越久远,物品越值钱。这里卖各种老上海风情的东西,穿旗袍的美女挂轴、老地图、旧书、花露香水、力士香皂的招贴画等等,纸张都泛着老旧的暗黄,像要诉说陈年的往事。但店里的老板会告诉你,这些都只是复制品,真正的老上海广告几乎已经绝技;然后偷偷拉住你问,如果有这些老画,可以卖给他,至于价格,可以到店里详谈。

  上海老街还有南京路、淮海路买不到的东西,比如录有百乐门红极一时的明星CD,以及摇曳迷醉的爵士乐风。周旋无疑是这条街最受欢迎的明星,老街两旁不少店铺都悬挂着周旋的大幅画报,这是一张放大的1947年1月份的《艺海画报》的封面,画中人笑靥如花,光彩照人。周旋是旧上海风情的写照,三四十年代的上海饱受战火摧残,但租界的庇佑使得这里依旧歌舞升平,花样年华的美人唱着万般风情的《夜上海》,纸醉金迷的奢靡生活浮现眼前,只是身世凄迷的女子又有谁怜惜呢?耳边店铺里依旧不知疲倦地放着金嗓子周璇的老歌,如同留声机有些磨损的指针,不知疲倦地颤抖转响,即使年代久远有些变音,有些模糊,还是这么动人心弦。

  沿方浜中路右转就是上海城隍庙了。在上海,没有人不知道城隍庙的。它始建于明代永乐年间,庙内祭奉城隍神秦裕伯、汉朝大将军霍光和鸦片战争民族英雄陈化成,为上海护海避灾。除此之外,城隍庙还是近百年的商业汇集地,这一带曾经汇集了上海早期的银楼、商号、钱庄、酒肆和戏院。这里的小吃也是名噪一时的,绿波廊的特色点心,松月楼的素菜包,桂花厅的鸽蛋圆子,松云楼的八宝饭,还有南翔小笼包和酒酿圆子等等,你一定要尝一尝了。

  如果你想要寻觅过去的旧时光,那就一定要去上海的茶楼喝杯茶喽!我们去的这座茶楼叫老上海茶馆,门口有旗袍美女的画报的这家就是了。从旧式木梯左拐上楼去,可以看见过道沿墙摆放的老式梳妆台、书柜和缝纫机。我喜欢他们的茶牌,是毛笔写的,像一份拜帖。请给我一杯元宝茶,谢谢!元宝茶,是他们的招牌茶,而我,喜欢茶中青橄榄淡淡的味道。从窗台望过去,城隍庙依旧人潮涌动,耳边的吴侬软语飘到心里。想到数十年前的闺秀小姐们也曾到这里来喝茶,也会挑起花格的窗棂,看看窗外的恋人有没有来。

  我好像看到熟人了。看到靠墙坐的那位老先生了吗?他是我的朋友吴先生,每天早上都会来这里喝茶,一坐就是一上午。他的生活并不算如意,却依旧衣着整齐,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这是老上海的做派,即使生活如何不济,在人面前总是得体又风度的。别看他现在这样,曾经也是家财万贯,纵横十里洋场风流人物,因为喜欢上一个舞女而抛家弃子,当时闹得满城风雨,可是不久后家财散尽,舞女也落井下石与他分了手,老婆和小孩早已经搬到美国去了,几十年过去了也再没有任何人来看过他,他只好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生活了。我们上前和他打个招呼吧!

  出茶楼来,继续往北,横过百翎路就可以看到九曲桥,过了九曲桥就是豫园了。九曲桥上人潮涌动,都是上海商贸繁盛发展的结果。放眼望去,远处的高楼林立,westin饭店的房顶,总让我想起《大话西游》里唐三藏的僧帽。时光交错出一个纷繁美丽的新上海。

  【徐家汇天主教堂】

  徐家汇是上海中心的城区,因为发展较早,也是上海的著名商圈之一。上海人说,在这里走一圈,要办的事就都能办好了,大大小小的百货商场,影像效果俱佳的电影城,丰富的小吃餐饮中心,宗教活动中心,博物馆全部都有。

  徐家汇的形成很早,渊源于明代晚期的大学士徐光启。徐光启在这里建农庄,做农业试验并且著书立说,而后他的后辈们在这里繁衍生息,于是有了“徐家库”,后来发展为镇,再后来,因为这里地处肇嘉浜与法华泾两条水流的会合处,所以得名“徐家汇”。

  我想带你去看的是徐家汇天主教堂,请跟我来。早在1910年徐家汇天主教堂就建成了,而这里也是天主教在整个江南的布道中心。那时,天主教堂的周围还是杂草丛生的一片荒凉,转眼的100年间,这里已经发展成为上海的商业中心,教堂也被现代化的楼宇所包围,虽然如此,徐家汇天主教堂依然用它的方式保持着独有的体面与姿态,它曾被誉为“远东第一天主堂”,哥特式的建筑,红色砖墙,白色石柱,青灰色的瓦顶色彩明丽;南北的两座钟楼有60米高,尖顶的十字架直入云霄,像是要拉近与上帝的距离。

  看那边,一群虔诚的教徒还是像平常一样,等在徐家汇天主教堂的门外。在刻着天使与众神的石雕下,轻轻地走动,看上去,特别安详。灰白色的圣母雕像庄重而素雅,只是脸上的灰色痕迹如同泪水的痕迹,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落泪,却知道她一定有一颗悲悯善良博爱的内心。

  今天是周末,天主教堂下午可以对外开放,我们进去看看吧。穿过重重叠叠的心形拱门,这里共有64根雕花圆形束柱,它们是苏州产的金山是雕凿而成。你可以抬头看看顶部的回廊,这里可蕴含了特别的设计哦,通过网状设计结合了空气动力学原理,可以让至少三层楼高的大厅不用人工清洗高位玻璃;而且,在这里用普通分贝的声音说话也能传到教堂的任何一个角落。中间的横廊的窗上贴着的窗花,据说是修女自己动手制作的,很漂亮的颜色和图案,代表着圣心和圣母心的故事。注意到前方的那个祭台了吗?听说是1919年复活节从巴黎运来的圣母抱耶稣像,后墙悬挂的是宗教画《最后的晚餐》。这里,被称为上海的“梵蒂冈”。

  午后的阳光大片的透过五彩玻璃进来。它们被分成一条条光柱,洒遍所有角落。教堂里有了太阳的味道,空气中的尘屑在那些光芒的照射下凌空飞舞,直到将教堂里的记忆激活。教堂内是禁止拍照的,神父说:即便你不信教,进到教堂里也应该怀抱一颗虔诚的心。今天来的很凑巧,刚好碰到一对新人在这里举行婚礼,我坐到后排的席位静静凝望身披洁白婚纱的新娘和新郎的背影,想起许多动情的故事来,希望他们幸福美好。

  【季风书屋】

  出徐家汇,往东北方向前走,我们可以去看看衡山路。从前的上海人想到衡山路,必然想到酒吧一条街。不过现在衡山路夜生活的喧嚣已经渐渐淡去,被新天地或是田子坊所取代;反而是白天的风情万种引人流连。密织的法国梧桐延绵不绝,葱葱郁郁遮盖了衡山路的上空,街边小洋房老建筑情调浪漫,是浓郁的法式风情。

  1939年,张爱玲就住在这里的不远处,也走在这浓密的法国梧桐下散步,沉思。时过境迁,看光阴荏苒,流去不再。这里也有很多历史久远的老公寓,他们如同隐士般在千百岁月中保留了自己独特的姿态,斑驳的墙壁有年轮的印记,刻画着无法磨灭的印记与秘密。这里依然酒吧林立,欧式建筑、落地窗户、特立独行的招牌都彰显着这里酒吧的情调,想来入夜之后,梧桐也会脱去浓情的幽静,增加一些鬼魅的色彩吧?

  沿衡山路走下去,左转到淮海中路。在人流如织的淮海路、陕西南路路口,你就会看到季风书屋。这里充满了很多上海人的回忆,也是上海文化品位的一个符号。我喜欢从东边的小门进去,穿过安静的读书咖啡廊,再进入到整个书屋的主题大厅。偌大的书屋,却有点图书馆的味道,书架一排一排的站立,成千上万本书静悄悄地呆在那里,散发着书本特有的味道。穿梭在其间,发现感兴趣的书籍,慢慢地翻看,静静享受阅读的乐趣。最喜欢的还是它的木地板,踩上去有很踏实又舒服的感觉,散发着书页特有的温馨。

  季风书屋,一度是上海小资情调的标志。这里书很全,上新也很快;最重要的是,它抓住了爱书人的思路脉搏,店主拥有敏锐的品位与独特的视角,很多在外找不到的冷僻的书,这里都有。还有一些特别的专题,哈耶克、罗尔斯、世界银行报告、前卫艺术等等,五花八门的书目总让人不舍离去。这里,不到打烊,没有人会赶你,很多人是因为避雨躲进这里找本书消磨消磨时间,却从此爱上了这里。

  当然,季风书屋也成为众多文艺青年寻找知音的地方,很多文艺青年的爱情也是从这里开始。在读书的咖啡吧捧一杯咖啡,聊一些关于书的事,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书店里一些不经意的挑书女孩,未施粉黛却恬淡可爱,耳朵上戴着大大的耳机在音乐中摇晃,成为了书屋的一道亮丽风景。当然,徘徊在陕西南路的还有那些神情专注、模样怪异又略带神秘、像搞特工似的“星探”,真真假假却不知道了。

  季风书店另一个出口,正对着张爱玲曾着力描写过的国泰电影院。张爱丽在《多少恨》中说:“现代的电影院本是最廉价的王宫,全部是玻璃,丝绒,仿云石的伟大结构。这一家,一进门地下是淡乳黄的;这地方整个的像一支黄色玻璃杯放大千万倍,特别有那样一种光闪闪的幻丽洁净,电影已经开映多时,穿堂里空荡荡的,冷落了下来,便成了宫怨的场面,遥遥听见别殿的箫鼓。”当年在国泰电影院,书中的女主角家茵因为女友的临时缺席而多出了一张电影票,因此遇到了男主角夏宗豫,而现实中,张爱玲也常常和姑姑来这里看电影如今从季风书屋出来,买一本书,静静伫立在国泰电影院门口,想想昔日的风花雪月,也算是一种情怀吧!

  【思南路】

  Massenet Rue,思南路。这里成形于1912年,曾经是法租界的地方,因为同年8月,法国一位著名音乐家Massenet在巴黎去世,为了纪念他,法租界公董局就把这条路以Massenet的名字命名。这里被称为上海的“上只角”,是更有风情也更原始的老上海花园洋房。

  这里很安静,因为是单行道,车辆并不多,铁栅栏被阳光拉出长长的影子,这里有旧上海特有的精细与美丽,充满罗曼蒂克的味道。街道两边都是很有历史的小洋房,精致的镂空花纹在屋檐下诉说曾经的辉煌,可是砖瓦上分明有斑驳的痕迹。隔着栏杆,你可以看到他们的主人和我们一样,过着再也平凡不过的生活。回不去的过去,诉说着昔日的改变。这里,依然看到具有上海特色的“万国旗”。

  思南路的住宅建筑风格多样化,法式、俄式、英式、美式、德式,每一种不同风格都彰显了独特的国籍区别,这里是旧上海的高级住宅区,而且周边生活圈一应俱全,北面的复兴公园从前是古军营改建的法国公园;南面是天主教伯多禄教堂,震旦大学,也就是现在上海市第二医科大学;广慈医院,当然现在是瑞金医院;东面还有法国学堂和法国总会,不过他们现在已经变成科学会堂和花园饭店了;再远一些,这里与购物天堂的淮海路商业街也只有几百米之遥。即使过去百年,这里的布局规划也毫不落伍。

  思南路也有很多历史性住宅,孙中山、周恩来、张学良都在此度过了一段日子。71号的周公馆,也是“中国共产党代表团驻沪办事处”纪念馆;87号为梅兰芳在上海的寓所;思南路与丁香路路口的是孙中山先生的故居;思南路与皋兰路路口为张学良故居。大部分的故居都对外开放,一般需要购买门票,不过周公馆免费。在一片老洋房中也有一片西化建筑的新别墅区,他们对外销售,不过价格可能就几近天价了!

  被岁月封尘的邮筒、深灰色的砖墙、浓绿的藤蔓、沐浴在阳光中的欧式阳台、记忆斑驳的铸铁栏杆,总有一些怀旧的意境。老房子里的老人边晒太阳边闲聊,话题无非是今年的房价又涨了,孙子今天在幼儿园大班得了一朵小红花,稀松平常的话语很温暖。即便不刻意去怀旧,我的思绪,也情不自禁地走进了历史的时空。

  从思南路拐入另一条小巷,我们继续寻游。这里只是一处并不出名的弄堂,却有很多人徜徉其中,还有骑着自行车的外国人在这里快意穿行,也许在他们眼中,这里才是别具中国情调的。摆个凳子就开始工作的剃头老师傅,坐在弄堂口的老奶奶,挂在电线上的鸟笼子,还有用竹竿串起来的晾在外边的衣服,这里有很多弄堂里长大的上海人的回忆,抬头能看到头顶上横七竖八的竹竿和晾衣绳,也总能有的确良衬衫滴下来的水掉到头上,或者小孩子的尿布随风摆动,摇摇欲坠又从来没有掉下来过。这就是最真实老上海人的生活。

  上海老弄堂延伸的是一份昨天的记忆,沉淀着往昔的情怀。弄堂有很多出口与入口,纵横交错,很容易就迷失了方向,像走进了迷宫,一条路重复走上几次或者从这个出口出去又进来,同样的人在不同的街巷碰到几次,不过那不重要,因为,这里是这个城市独特的魅力,我喜欢充满真实色彩的弄堂,和同我们一样食五谷杂粮,精明俗气的上海人。瞧,还有很多穿着随意的摄影者,他们或蹲,或站,或别过头来,以各种别人看来扭曲奇怪的方式寻找特别的视角,记载着上海弄堂无与伦比的美丽。我在心里偷偷笑了起来,不知我拍摄的样子是不是也这么奇怪呢?

  【田子坊】

  从思南路往南到底就是泰康路,右转往西就看见田子坊了。十年前的田子坊不过是废弃的厂房和老房,不过现在却成为了艺术创意者的天堂,陈逸飞、尔冬强、黄永玉的工作室都入驻到这里,田子坊一夜成名。

  走进田子坊,扑面而来是艺术的气息,后现代、朋克、怀旧的或是复古的各种元素在这里撞击。奇妙的小玩意儿,精巧的工艺品以及充满上海风情的漂亮衣服,还有咖啡厅和甜品店。店铺和街角总有许多不经意处的设计,让我有举起相机对焦的冲动。墙角溢出一树夹竹桃,满树的粉色花朵弥漫着氤氲的香气,虽然知道花香有毒,却还是让人欲罢不能。阳光从红砖墙上,上海美人的老画报上疏疏漏漏地斜下来。现在正是周末,很多人选择到这里消闲度过周末,还有许多不同肤色、不同国籍的朋友,闲坐在这里,喝一杯咖啡,享受惬意的午后时光,好像在这里找到了异国他乡熟悉的感觉,一种特别的调调。田子坊的法国人,每个周末都会在这里聚会,狂欢到深夜。

  累了吗?我们去旁边的露天咖啡吧喝点东西吧!我要一杯温摩卡。喜欢这里的木桌和阳伞,还有桌上那只大大的珐琅质水壶。瞟眼四处张望,看到坐在落地玻璃窗前的那边那个外国男孩,轮廓像雕塑一般,立体的五官和清澈的目光,心里忍不住赞叹:好漂亮的男孩。我喜欢偷偷窥伺周围人的习惯一点儿也没变,总想从他们或愉悦或伤感的表情,或是孤单的背影中揣测出些什么故事来。

  很快,他也注意到我,目光交集时对我淡然微笑,我有些不好意思,像是被看穿了什么,只好赶紧回报一个微笑。他走过来径直坐到我对面的位置,用英语和我打招呼,hello!我点头答道hi,有时候某一段对话,某一个故事就是从简单的相视一笑开始,我喜欢做一个聆听者,他的故事,你的故事。

  男孩告诉我说,他叫paul,是英国人,是附近一所音乐学院的老师,在几年前周游世界时邂逅了一个中国女孩,他们一起游历各国,他也渐渐喜欢起那个女孩,不过,后来两人因为目的地不同,最终分开,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但他记得,女孩说,她是上海人,所以他来到上海,希望能够再次相遇,可惜,直到现在,也还是没有碰到。无疾而终的故事总是最牵动人心,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应该执着还是放手,不过我却总在心里期待,那个女孩能够在这里,与他相遇。

  有名的,无名的艺术家都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他们在路人的眼皮底下作画,却一点儿也不紧张,挥挥洒洒间总有奇妙又美丽的色调与笔触跃然纸上,我喜欢那一幅,蓝天下挤挤挨挨的一大片向日葵,有生命的浓烈。而街道旁大水缸里的绿色植物,无不散发着一丝怀旧的味道。

  上海就是有一种神奇的气质,让你在极端奢华的现代与老旧朴实的传统来回穿梭。在田子坊,这样的感觉更清晰。楼下的店铺精致可爱;抬眼看看楼上,却还是上海特有的弄堂砖房。除了不食人间烟火的艺术气质,这里还是普通居民生活的地方,祖祖辈辈在这里生活惯了的居民并没有因此搬迁,所以天空一角总能看到横七竖八的电线;斑驳红墙上的的卓别林招牌,会和晾衣绳上的内衣裤一起随风飘荡;在不同店铺间兴趣盎然地穿行时,冷不丁遭遇楼上泼出的一锅刷锅水,文化的脚步错差随处可见。但是他们小心翼翼地维系这一份平衡,这是田子坊的味道,也是上海的味道,生活与艺术的交织让这个城市活色生香。

  走出店铺,不时碰到来拍照的模特,这里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满是创意和心思的地方,让人目不暇接。夜色渐入,街角的等次第点亮。我喜欢各式各样的灯,温暖的、昏暗的、璀璨的、简单的,每一盏灯,都像一双眼睛,仿佛要看穿我心中的秘密。看街角的路灯被绿色的树枝挡住,透出幽幽的光来,噤若寒蝉。

  【后记】

  上海,向每一个到来的人展示着风华绝代的美丽。 没来过的人,会满心期许;来过的人,一定也会再回来,因为,这里,让人魂牵梦萦。街道上是行色匆匆的人,心中有你留下的痕迹。每一刻都能看到很多人涌入这里,下一刻也能看到很多人独自离去,带着各种情愫,或欢喜,或深沉。这里的归属感,属于这个城市的人。

  蓝色字体是摘抄的句子,红色字体是修改后的句子。

下一篇:遇见·台北

首页 | 关于博凯 | 中文配音 | 外语配音 | 游戏动画配音 | 专业翻译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新闻动态 | 配音网
蜀ICP备13013803号-1 成都中启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配音公司)版权所属 配音热线:028-66686660

博凯佳音是专业配音网站,专注配音12年,提供广告配音,课件配音,游戏配音,动漫配音,动画配音,外语配音,英语配音,专题片宣传片配音,促销配音,影视剧视频配音,影视剧外语翻译配音服务等